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都市小说 >

沈黛聂容峥小说免费阅读|危险爱情佳人不悔全文免费阅读

沈黛聂容峥小说免费阅读|危险爱情佳人不悔全文免费阅读

发表时间:2018/04/16 19:26:04 作者:佚名

沈黛和聂容峥的爱情好像并不太和睦,“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就必须安分一点。”是的,是聂容峥对沈黛说的,她只是很气,危险爱情佳人不悔全文免费阅读,危险的爱情最终会怎样呢?

沈黛聂容峥小说免费阅读|危险爱情佳人不悔全文免费阅读

危险爱情佳人不悔精彩试读:

入夜,沈黛刚哄着小葡萄睡着,想要下楼喝水。

今天小葡萄咿咿呀呀的,像是很想和她说话一样,沈黛难得的心情好了不少。

却正巧听到楼下聂容峥压低了声音说着什么。

不由,沈黛的脚步轻了下来。

“他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就必须安分一点。”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她比?”……

沈黛并不清楚聂容峥在和谁说话,只是他冷得令人心颤的语气让她也不太舒服。

环抱着双手,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想要回房间,可楼下聂容峥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黛黛吗?”

沈黛听得出,说这话的时候聂容峥是有点儿紧张的。

顿时,沈黛不由的好奇,刚才聂容峥到底是和谁在说话,居然会害怕被自己听到。

既然被发现了,她也就索性下楼,反正心虚的不会是她。

“我有些渴了,下来喝杯水。”在聂容峥问询的目光里,沈黛坦然的说。

听罢,聂容峥点了点头,却是倒了杯水,递给她。

“小葡萄已经睡了?你也别太累了。”

大口的喝了大半,沈黛才慢悠悠的问道:“刚才你是和谁在说话?听着,语气不太对。”

如果说她刚才什么都没听到,聂容峥也绝对不会相信,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要想借口来搪塞她的,就成了聂容峥了。

倒是沉默了片刻,聂容峥只是道了句工作上的事。

也不再多问,沈黛把水杯递回给他,作势就要回去。

“你倒是很懂得使唤我。”

“既然可以使唤,为什么不用?”

也被聂容峥略带小委屈的表情逗笑了,沈黛脸上有了笑意,可等她正要迈步上楼,身后的聂容峥的手就已经探了过来。

霎时间,沈黛就已经被聂容峥带入了怀里。

耳边,聂容峥低沉的嗓音,小声的问;“小葡萄是不是很可爱?想不想……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

他温热的呼吸在沈黛的耳边萦绕着,激起她阵阵的战栗,可她并没有一点儿动容。

抬起手推开了他,她清冷的仰头看着他:“我以为,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就结婚。”紧紧的抓住沈黛的手,聂容峥眼里有了急切,隐约像是也有……害怕。

沈黛惊讶自己读出了他眼里的情绪,可仍是自嘲的笑笑:“想要嫁给你的人有许多,但不会有一个我了。”

“……我已经选择忘记那些事情,你到底还想要我怎么做?沈黛,别忘了,我也是有尊严的。”攥着木扶手的手越来越用力,不安定的聂容峥过了片刻,才突然察觉自己说错了话。

可是等他张口想要解释,沈黛已经嘲弄的瞥向他:“你终于还是承认,你其实心底里是嫌弃我的。因为对我的爱,所以你选择原谅和忘记,是这个意思吗?”

“你明知道,为了你,我已经很卑微了。”

“我感激,但不接受。我仍然恨着你,你也忘不掉我被人侵犯过。”

尚有点缓和的关系,因为这晚上的谈话,两人再次陷入冷战。

只不过,沈黛如何也没想到,来终止她和聂容峥这段关系的人不是他们自己。

春日和煦的阳光让人心情愉悦,抱着小葡萄晒着太阳,沈黛入了迷一样的看着他。

相处的时间久了,沈黛居然越来越觉得,慢慢长大的小葡萄和她长得有些相像,而且他的眼睛和鼻子更像是聂容峥。

有了这个念头,沈黛也是惊着了,可突然涌起一阵失落后,她也就作罢了。

暖人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可外头的吵闹声瞬间就惊醒了她。

同时,也吵醒了熟睡里的小葡萄。

身旁哭闹个不停的小人儿让沈黛有些慌张,她赶忙抱起来,温柔的哄着。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很安静的小葡萄,今天如何哄都止不邹声。

也就在沈黛想要看看小葡萄是不是饿了时,已经快一年不曾见过的沈绯惊慌的跑了进来。

“姐,我求求你,能不能把孩子还给我。”见着了沈黛,沈绯猛地双膝跪在了地上,目光牢牢的看着她怀里的小葡萄,大声痛哭起来。

模样憔悴不已,也比一年前瘦了不少的沈绯就这么出现,着实吓着了沈黛。

而沈绯的话,她更是不解。

见沈黛抱着孩子呆愣住,沈绯跪着来到了她面前,痛哭着说道:“我是对不起你,我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可是……我是真心爱着姐夫的,就算知道那天他是喝醉了酒把我认成了你,我也是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的。姐,我知道从型让着我,我不会那么没良心,要和你抢姐夫。只是,只是这个孩子是我好不容易生下来的,求求你把他还给我吧!我发誓,我只是要这个孩子,你把孩子还给我,以后我绝不会再来打扰你和姐夫。”

犹如晴天霹雳,沈黛惊骇的僵住了,她的脚也开始发软,嗓子像是被卡住了一样,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过了许久,浑身颤抖着的沈黛才慢慢回过神来,而跪在她脚边的沈绯仍旧大哭着,只是目光紧紧的看着小葡萄,满是思念和欣喜。

“……你说,这个孩子是你和聂容峥的?”幽幽的问道,沈黛低头看着沈绯。

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沈绯激动的拿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递给沈黛:“是不是真的,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姐,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怪就怪我,可孩子是无辜的。这孩子一生下来姐夫就不让我见,后来我也是用了好多方法才知道他把孩子交给了你。”

把已经不哭的小葡萄放进摇篮里,沈黛拿过鉴定报告,她看得很慢,然后最后看到最终结果后,她亦是沉默了半晌。

就在沈绯紧张不已的目光下,沈黛长长的吁了口气,凄凉的说了一声:“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小葡萄有些像我,原来……他不是像我,而是像你。”

第六章 你让我觉得恶心

时不时能听到婴孩儿哭闹的房间,如今却是紧闭着,没有一点儿声响。

窸窸窣窣的声音后,聂容峥走进来。

只是,不等他抬手开灯,前方的灯已经啪的一声亮了起来。

骤然亮起的灯让聂容峥眼睛不适应的眯了眯,等他看清眼前的嘲时,才惊觉沈黛正端坐在单人沙发上,眉目沉静的看着他。

此时的沈黛看着如往常一样,可又好似有什么不同。

唇角浮起一丝微微的苦笑,眼里却是有着毫不掩饰的轻蔑,沈黛轻声说道:“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妹夫?”

听着沈黛这话,聂容峥脸上露出愕然的表情。

随之,他看到摆在沈黛面前的亲子鉴定报告,一下子也就明白过来了。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能瞒住你一辈子。”亦是露出苍凉的表情,聂容峥说着,已经拿起了那份鉴定报告,不屑的揉成了一团,随手扔掉。

“这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看着他,沈黛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一开始,你就不该瞒着我。弄到这样的局面,该如何收场呢?”

听罢,聂容峥眉目深沉,也是黑了面色,字字坚定道:“除了你,我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你别妄想因为这件事离开我。”

瞧着聂容峥理所当然的样子,方才还冷静的沈黛霎时间激动起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浑身颤抖起来。

“你觉得,我会养你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我的亲妹妹。”沈黛鄙夷的说着,眼神如寒冰般冷漠:“聂容峥,你让我觉得恶心了。”

说完,沈黛已经站了起来,根本都不再看聂容峥一眼,她就要离开。

“那你要我怎么办?我绝对不会放你离开。”聂容峥不消片刻,就已经来到了沈黛的面前,双手霎时间紧紧环抱住她。

被聂容峥触碰的刹那,沈黛竟然涌起一股恶心的感觉,奋力的她开始挣扎,想要摆脱他。

“你放开我……你和我妹妹都已经有了孩子,你凭什么要求我还和你在一起?你和沈绯居然有了孩子……你瞒了我多久?你让我内疚了多久?那些日子,我觉得自己多么肮脏,根本不配站在你身边……看着我痛苦不堪你是不是特别泄愤?一边对着我甜言蜜语,一边和我的亲妹妹有了孩子,你是不是就想借此报复我?”沈黛的情绪一下就激动了起来,红了的眼眶里不停的掉着泪。

不论原因是什么,可被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背叛的感觉,让沈黛只觉得快要崩溃。

“你明明知道,不是那个样子。”想要说太多,可是最后聂容峥只能说出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仍旧是用力的想要挣脱,这些日子来,沈黛像是要把心头积蓄的怨恨统统发泄出来一样。

突然的,她的手挣脱开来,眼见她手一挥,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狠狠的扇在了聂容峥的脸颊上。

脸上的痛楚让聂容峥有短暂的愣怔。

也趁着这个时候,沈黛已经一把推开了他,且赶紧的逃开。

“你让我像个傻子一样的照顾着你和沈绯的孩子,每天你看着我亲近这个孩子,聂容峥你就没有一刻觉得对不住我吗?”沈黛大口的呼吸着,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的她又道:“你杀了我的孩子,居然转头让我养着你的孩子,你是个恶魔。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要离开,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这个时候,聂容峥才看到放在沙发背后的那个行李箱。

就见,沈黛已经带着行李箱,就要走。

面色晦涩,暗暗咬牙的聂容峥再次迎了上去。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怜惜和忍耐,手夺过行李箱扔开后,拦腰抱起沈黛后就往楼上走。

“你放开我,就算你现在把我困住又怎么样?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逃走。”心头慌张,沈黛还是想要挣开。

只是这一次,不论她多么用力的捶打在聂容峥肩上,他都没有任何反应。

“那是你的事,可是我也绝不会给你逃走的机会。沈黛,我认定你是我的妻子,你就不可能逃开。”聂容峥眸子阴沉,有着一股决然,跟着他又道:“你不是特别喜欢孩子吗?就算是弓虽暴你的男人的种,你都愿意留下,为了那个孽种还要杀了我。那好,我就要你怀上我的孩子,看看你还会不会舍得走。你要走也没关系,你走了,我就折磨孩子,我总有办法抓住你。”

“你无耻。”

“我已经不在乎你怎么看我。”

两个人说话间,聂容峥已经抱着沈黛来到了卧室。

这些日子来,沈黛为了照顾小葡萄,一直都带着小葡萄睡。虽然聂容峥知道这是沈黛不愿意亲近他的借口,他也是忍耐着的。

不过今晚,他明白,他绝对不能有任何一丝妥协。

窗外的花园里,熏黄的灯光从玻璃窗投射进来,此刻的卧房染上了一层朦胧。

忽而,沈黛就已经被聂容峥丢在了床上。

落入了柔软的大床里,沈黛惊恐的看着辨不明脸色的聂容峥,害怕的就要躲。

可惜,不等她爬起来,聂容峥就已经压了下来。

“徒劳的反抗,不可笑吗?”冷冷的轻哼了一声,聂容峥捏住沈黛的下巴,脸已经靠近了她。

瞬间,两个人的呼吸就已经相缠,肌肤感受着聂容峥温热的呼吸时,她决然道:“你留下我,就不怕吗?”

被这一问,聂容峥挑了挑眉,有些不解:“怕?我怕过?”

“你知道我恨你,你是害死我孩子的凶手,留我在身边的话,你就不怕有哪一天,我也会害了你的孩子?”沈黛最后坚定的又道:“我一定会的,为了我的孩子报仇。”

听了这话,聂容峥非但没有任何不满,反而颇为满意沈黛的反应,就只听他说:“那最好不过,我只想要你为我生下的孩子,那个孩子,尽管拿去好了。”

沈黛愕然,都已经是自己听错了。

下一刻,不等她回味这句话,聂容峥已经低头含住了她的唇。

第七章 取悦我

夜,深沉。

在昏黄微醺的光晕中,墙上倒映出一双缠绵的身影。

很长的时间里,安静的房间里除了男人急促且低沉的粗喘外,没有任何的声音。

“你打算就做一根木头吗?”看着就算动情时也一直闭着眼,紧紧捂着嘴且柔弱的沈黛,聂容峥脸色阴鸷,猝然将她抛开。

脸色绯红,沈黛浑身轻颤着,面无表情的侧过身,蜷缩起来。

这是,属于沈黛的无声抵抗。

“你以为你这副样子,我就会怜惜你,放过你?”暗暗的长吁了口气,满头热汗的聂容峥冷漠的说道。

沉默了半晌,沈黛都没有回答。

见此,聂容峥索性在她身边坐下。

身侧,柔软的床凹陷了下去,沈黛本能的想要躲,可聂容峥粗粝的大手却是探了过来。

挑逗着,聂容峥的手指轻轻的在沈黛光洁的背脊上摩挲着。

随着他指尖,沈黛激起一阵阵的战栗。

“别急着跟我置气,想一想沈伯伯。”忽而,聂容峥漫不经心的开口。

听到聂容峥提起已经许久未见的父亲,沈黛立刻回头看向他,不安的说:“为什么提起我爸爸?”

“你觉得,每年百万的治疗费用,现如今的沈家能负担得起吗?”双眸静静的看着沈黛,聂容峥虽然问着,可语气里却是笃定的否定。

一听到每年百万的治疗费,沈黛慌了,她有些无措,张张嘴好半晌才说:“我爸爸的病情不是稳定下来了吗?只需要一些疗养的费用。”

“不这么告诉你,你会安心吗?”

“……那我妈妈呢?她知道吗?”

“没有她,我怎么可能瞒得住你。”

听了聂容峥这话,沈黛沉默了许久。

她望着他,眼波里流转着辨不分明的情绪。

终于,沈黛开口,她的嗓音略微有些喑哑,“你这是在威胁我?我如果坚持要走,我爸爸会怎么样?”

“我不希望看到那样的局面,可是真要走到那一步,黛黛……你不会忍心看着你爸爸被赶出医院吧!你很清楚,不接受治疗,已经成了植物人的沈伯伯根本活不了几天。”说着,聂容峥语气有了一点柔软,他接着又说:“我只是想留下你,不管你觉得我卑鄙也好,无耻也罢,只要你在我身边,做什么我都不在乎。”

接下来就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可是,就在聂容峥以为今夜就会这么过去时,沈黛却是突然动了,就见她伸出手,轻轻的沿着他的手往上,最后攀在了他的肩头上。

本来已经冷静下来的聂容峥因为她的这个动作,之前一直隐忍的渴求就如同再次被引燃的熊熊烈火。

“接下来……你还想要吗?”眼神中含着妩媚,沈黛嘴角勾起了轻笑。

聂容峥自然心神一荡:“这么大胆啊,那……取悦我。”……

撩人的夜色里,被聂容峥拥入怀里的沈黛,这一次不再是之前冷漠的模样,半闭着双眸,她的眸光有些涣散,最后缓缓的从她的口中有吟哦声传出。

这个声音,鼓动着聂容峥。

这夜,像是过得很漫长,很久之后沈黛听着身后沉稳的呼吸声,冷着眼拿开了聂容峥放在她腰间的手。

泪,从她的眼角滑落……

*

“你可不可以不要让他哭了,已经一个上午,烦都烦死了。”沈绯脸色难看,环抱着双手的她看着一旁被保姆抱着哭闹个不停的小葡萄。

一个上午,都在婴儿啼哭的声音中度过,沈绯已经彻底失去了耐心。

不停的哄着的保姆也觉得无奈,小葡萄嗓子都哭哑了,但不管怎么哄还是哭。

“沈小姐,我也没办法啊,都这么长时间,还没退烧,要不还是送医院吧!”看着怀里小脸通红的小葡萄,保姆也还是于心不忍,就听她又说:”明明昨晚还好好的,怎么今天一早就发烧了,小被子一直盖得好好的啊!”

听没好气的瞪了保姆一眼,沈绯沉着一张脸。

她已经给聂靖安打了无数个电话,可都没有接,信息更别提会回复。

咬着唇,沈绯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突然站了起来。

“抱着孩子,我们出去。”

“……去医院吗?”

“去找孩子的爸爸,这是他的儿子,他必须管。”

看了眼保姆怀里的小葡萄,沈绯咬牙切齿着,眼里有着恨意。

不久,等沈绯带着保姆和小葡萄来到聂氏集团楼下的时候,想了想还是先给聂容峥的助理打了个电话。

现在她除了一个聂容峥根本不在乎的儿子,什么筹码都没有。

聂容峥的办公室就跟他性格一样冷硬,走进黑白色调的房间,她立刻就红了眼。

入夜,沈黛刚哄着小葡萄睡着,想要下楼喝水。

今天小葡萄咿咿呀呀的,像是很想和她说话一样,沈黛难得的心情好了不少。

却正巧听到楼下聂容峥压低了声音说着什么。

不由,沈黛的脚步轻了下来。

“他已经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了。”

“你得到了你想要的,就必须安分一点。”

“……你以为,你有什么资格和她比?”……

沈黛并不清楚聂容峥在和谁说话,只是他冷得令人心颤的语气让她也不太舒服。

环抱着双手,她深吸了一口气,转身想要回房间,可楼下聂容峥的声音再次响起。

“是黛黛吗?”

沈黛听得出,说这话的时候聂容峥是有点儿紧张的。

顿时,沈黛不由的好奇,刚才聂容峥到底是和谁在说话,居然会害怕被自己听到。

既然被发现了,她也就索性下楼,反正心虚的不会是她。

“我有些渴了,下来喝杯水。”在聂容峥问询的目光里,沈黛坦然的说。

听罢,聂容峥点了点头,却是倒了杯水,递给她。

“小葡萄已经睡了?你也别太累了。”

大口的喝了大半,沈黛才慢悠悠的问道:“刚才你是和谁在说话?听着,语气不太对。”

如果说她刚才什么都没听到,聂容峥也绝对不会相信,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要想借口来搪塞她的,就成了聂容峥了。

倒是沉默了片刻,聂容峥只是道了句工作上的事。

也不再多问,沈黛把水杯递回给他,作势就要回去。

“你倒是很懂得使唤我。”

“既然可以使唤,为什么不用?”

也被聂容峥略带小委屈的表情逗笑了,沈黛脸上有了笑意,可等她正要迈步上楼,身后的聂容峥的手就已经探了过来。

霎时间,沈黛就已经被聂容峥带入了怀里。

耳边,聂容峥低沉的嗓音,小声的问;“小葡萄是不是很可爱?想不想……有一个属于我们俩的孩子?”

他温热的呼吸在沈黛的耳边萦绕着,激起她阵阵的战栗,可她并没有一点儿动容。

抬起手推开了他,她清冷的仰头看着他:“我以为,我说得已经很清楚了。”

“只要你愿意,我们马上就结婚。”紧紧的抓住沈黛的手,聂容峥眼里有了急切,隐约像是也有……害怕。

沈黛惊讶自己读出了他眼里的情绪,可仍是自嘲的笑笑:“想要嫁给你的人有许多,但不会有一个我了。”

“……我已经选择忘记那些事情,你到底还想要我怎么做?沈黛,别忘了,我也是有尊严的。”攥着木扶手的手越来越用力,不安定的聂容峥过了片刻,才突然察觉自己说错了话。

可是等他张口想要解释,沈黛已经嘲弄的瞥向他:“你终于还是承认,你其实心底里是嫌弃我的。因为对我的爱,所以你选择原谅和忘记,是这个意思吗?”

“你明知道,为了你,我已经很卑微了。”

“我感激,但不接受。我仍然恨着你,你也忘不掉我被人侵犯过。”

尚有点缓和的关系,因为这晚上的谈话,两人再次陷入冷战。

只不过,沈黛如何也没想到,来终止她和聂容峥这段关系的人不是他们自己。

春日和煦的阳光让人心情愉悦,抱着小葡萄晒着太阳,沈黛入了迷一样的看着他。

相处的时间久了,沈黛居然越来越觉得,慢慢长大的小葡萄和她长得有些相像,而且他的眼睛和鼻子更像是聂容峥。

有了这个念头,沈黛也是惊着了,可突然涌起一阵失落后,她也就作罢了。

暖人的阳光,让人昏昏欲睡,可外头的吵闹声瞬间就惊醒了她。

同时,也吵醒了熟睡里的小葡萄。

身旁哭闹个不停的小人儿让沈黛有些慌张,她赶忙抱起来,温柔的哄着。

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平时很安静的小葡萄,今天如何哄都止不邹声。

也就在沈黛想要看看小葡萄是不是饿了时,已经快一年不曾见过的沈绯惊慌的跑了进来。

“姐,我求求你,能不能把孩子还给我。”见着了沈黛,沈绯猛地双膝跪在了地上,目光牢牢的看着她怀里的小葡萄,大声痛哭起来。

模样憔悴不已,也比一年前瘦了不少的沈绯就这么出现,着实吓着了沈黛。

而沈绯的话,她更是不解。

见沈黛抱着孩子呆愣住,沈绯跪着来到了她面前,痛哭着说道:“我是对不起你,我做了天理不容的事情。可是……我是真心爱着姐夫的,就算知道那天他是喝醉了酒把我认成了你,我也是心甘情愿和他在一起的。姐,我知道从型让着我,我不会那么没良心,要和你抢姐夫。只是,只是这个孩子是我好不容易生下来的,求求你把他还给我吧!我发誓,我只是要这个孩子,你把孩子还给我,以后我绝不会再来打扰你和姐夫。”

犹如晴天霹雳,沈黛惊骇的僵住了,她的脚也开始发软,嗓子像是被卡住了一样,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过了许久,浑身颤抖着的沈黛才慢慢回过神来,而跪在她脚边的沈绯仍旧大哭着,只是目光紧紧的看着小葡萄,满是思念和欣喜。

“……你说,这个孩子是你和聂容峥的?”幽幽的问道,沈黛低头看着沈绯。

用力的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沈绯激动的拿出一份亲子鉴定报告递给沈黛:“是不是真的,这就是最好的证据。姐,是我对不起你,你要怪就怪我,可孩子是无辜的。这孩子一生下来姐夫就不让我见,后来我也是用了好多方法才知道他把孩子交给了你。”

把已经不哭的小葡萄放进摇篮里,沈黛拿过鉴定报告,她看得很慢,然后最后看到最终结果后,她亦是沉默了半晌。

就在沈绯紧张不已的目光下,沈黛长长的吁了口气,凄凉的说了一声:“怪不得,我一直觉得小葡萄有些像我,原来……他不是像我,而是像你。”

第六章 你让我觉得恶心

时不时能听到婴孩儿哭闹的房间,如今却是紧闭着,没有一点儿声响。

窸窸窣窣的声音后,聂容峥走进来。

只是,不等他抬手开灯,前方的灯已经啪的一声亮了起来。

骤然亮起的灯让聂容峥眼睛不适应的眯了眯,等他看清眼前的嘲时,才惊觉沈黛正端坐在单人沙发上,眉目沉静的看着他。

此时的沈黛看着如往常一样,可又好似有什么不同。

唇角浮起一丝微微的苦笑,眼里却是有着毫不掩饰的轻蔑,沈黛轻声说道:“我该怎么称呼你呢?妹夫?”

听着沈黛这话,聂容峥脸上露出愕然的表情。

随之,他看到摆在沈黛面前的亲子鉴定报告,一下子也就明白过来了。

“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能瞒住你一辈子。”亦是露出苍凉的表情,聂容峥说着,已经拿起了那份鉴定报告,不屑的揉成了一团,随手扔掉。

“这是个意外,我也没想到会这样。”

看着他,沈黛一时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情绪:“一开始,你就不该瞒着我。弄到这样的局面,该如何收场呢?”

听罢,聂容峥眉目深沉,也是黑了面色,字字坚定道:“除了你,我不会和别的女人结婚。你别妄想因为这件事离开我。”

瞧着聂容峥理所当然的样子,方才还冷静的沈黛霎时间激动起来,她的双手紧紧的攥在一起,浑身颤抖起来。

“你觉得,我会养你和别的女人生下的孩子?更何况那个女人,还是我的亲妹妹。”沈黛鄙夷的说着,眼神如寒冰般冷漠:“聂容峥,你让我觉得恶心了。”

说完,沈黛已经站了起来,根本都不再看聂容峥一眼,她就要离开。

“那你要我怎么办?我绝对不会放你离开。”聂容峥不消片刻,就已经来到了沈黛的面前,双手霎时间紧紧环抱住她。

被聂容峥触碰的刹那,沈黛竟然涌起一股恶心的感觉,奋力的她开始挣扎,想要摆脱他。

“你放开我……你和我妹妹都已经有了孩子,你凭什么要求我还和你在一起?你和沈绯居然有了孩子……你瞒了我多久?你让我内疚了多久?那些日子,我觉得自己多么肮脏,根本不配站在你身边……看着我痛苦不堪你是不是特别泄愤?一边对着我甜言蜜语,一边和我的亲妹妹有了孩子,你是不是就想借此报复我?”沈黛的情绪一下就激动了起来,红了的眼眶里不停的掉着泪。

不论原因是什么,可被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背叛的感觉,让沈黛只觉得快要崩溃。

“你明明知道,不是那个样子。”想要说太多,可是最后聂容峥只能说出这么一句无关痛痒的话。

仍旧是用力的想要挣脱,这些日子来,沈黛像是要把心头积蓄的怨恨统统发泄出来一样。

突然的,她的手挣脱开来,眼见她手一挥,用尽了全身力气一样,狠狠的扇在了聂容峥的脸颊上。

脸上的痛楚让聂容峥有短暂的愣怔。

也趁着这个时候,沈黛已经一把推开了他,且赶紧的逃开。

“你让我像个傻子一样的照顾着你和沈绯的孩子,每天你看着我亲近这个孩子,聂容峥你就没有一刻觉得对不住我吗?”沈黛大口的呼吸着,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的她又道:“你杀了我的孩子,居然转头让我养着你的孩子,你是个恶魔。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要离开,永远不想再见到你。”

这个时候,聂容峥才看到放在沙发背后的那个行李箱。

就见,沈黛已经带着行李箱,就要走。

面色晦涩,暗暗咬牙的聂容峥再次迎了上去。

这一次,他没有任何的怜惜和忍耐,手夺过行李箱扔开后,拦腰抱起沈黛后就往楼上走。

“你放开我,就算你现在把我困住又怎么样?只要有机会,我一定会逃走。”心头慌张,沈黛还是想要挣开。

章节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

危险爱情佳人不悔暂无资源,敬请期待哦!

1 1/1
所有评论()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半城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渝ICP备14008776号-2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