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惊世医妃府中见慕璟睿沈念婳小说在线阅读

惊世医妃府中见慕璟睿沈念婳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雨洛洛

类型:言情

大小:5.6MB

时间:2018/12/06 17:18:13

内容概述:沈念婳无缘无故的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还多了一个摄政王...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28257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沈念婳无缘无故的穿越到了这个世界,还多了一个摄政王未婚夫,这个婚姻她才不要,更是想要杀了那个男人,恢复自由身?只是那个厉害的男人怎么会是好对付的呢!小说书名-《惊世医妃府中见》

第一章:送你下地狱

清冷的夜,凉如水,一抹倩影悄然潜伏在黑色之中……偌大的庭院里,了无声息,唯有这间屋,隐隐传来水声.

雾气弥漫,水滴飞扬,隐约之中,能看到一个身影背靠在白玉台阶上,一头黑发随意披散,胸膛以下的部位隐在水中,一张绝世的侧脸在这片氤氲之中,魅惑至极……仅仅是一眼,沈念婳就确定了这人的身份,慕璟睿,东照国的摄政王殿下,她所谓的未婚夫.不过很快就不是了,因为她会亲手杀了他,从此恢复自由身.

嫁人,呵,不存在的.

无缘无故的穿越,莫名其妙的婚姻.

她,可不接受.

"既然来了,又何必躲藏?"忽然,一道慵懒魅惑的声音骤然响起.

夜色之下的沈念婳,心里不禁涌上一阵惊骇的感觉,但是眼中依旧一片死寂.

被发现了?

就算是这样,也改变不了他注定的结局!

霸气的推门而入,沈念婳冲着慕璟睿冷魅一笑,手中的匕首立刻甩了过去,同时,身子已然往朝门外飞快的跑去.

但是,一向孤傲的沈念婳,低估了慕璟睿的战斗力.

身后传来一阵破空声,一旁的帘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慕璟睿扯了下来,扭成了一股,在他的手中化作一条蛟龙,缠向急退的沈念婳.

那帘子快如闪电,再加上慕璟睿本身的内力深厚,沈念婳听到身后的声音之时,脸色一白.下一秒,腰间一紧,那强大的拉力让她身形一滞,还不等反抗,她的身子已经临空朝着慕璟睿的方向倒飞了过去.

"噗通……"好大的一阵水花.

沈念婳急急的坠入了水池中,不偏不倚,湿润的身子,正好坐在慕璟睿的大腿之上,面着他,巴掌大的小脸被水蒸气衬托的红润透亮,平白添了一丝妖娆.

四目相对,神色各异.

一个,魅惑天成.

一个,清冷孤傲.

"真没想到,传说中温婉大方的太师府嫡小姐,竟然是这么的,放荡."慕璟睿眸光扫过沈念婳的身子,不禁调笑道.

"真没想到,传说中冷情嗜血的摄政王殿下,竟然是这么的,下流."他骂她放荡?呵,也不看看自己多下流!沈念婳一边学着慕璟睿的口气回骂着,一边瞪大了眼珠子,气势不减,凶神恶煞.

这个冷血的男人,不仅讽刺她,竟然连死去的原主也没放过.

原主草包之名响彻五湖四海,傻乎乎的妞儿,被一群小婊砸们欺辱致死,还以为各个都是她的好姐姐好妹妹,他竟然能昧着良心说她是温婉大方?

呵,自己倒是忘了,原先他这个摄政王便不是什么好东西,倘若那日他出手相助一番,原主也不会死,自己也不会穿越至此,被这么一个狗屁婚约限制了自由.

"本王下流?"慕璟睿抬手扣住沈念婳的腰肢,让两个人的身体愈发的贴近,另外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嘴唇,邪魅的声音在她的耳边响起.

"难道不是?"沈玉珠抬眸,目光一紧,迅速的执掌朝他的脸面切去,却被他微微侧脸闪过.

"呵,倒是个牙尖嘴利的小东西……"掌风略过,发丝浮动,慕璟睿邪魅的桃花眼里,溢满了笑意.

"不过,不愧为本王选的王妃,本王甚是喜欢……"慕璟睿的嘴角勾起浓浓的笑意,往暗处打了一个手势,那些伺机而动的暗卫便悄然退下了"是吗?"沈念婳眸光一转,冲着慕璟睿勾唇一笑.

那明媚的笑容,让慕璟睿不禁眼前一亮.

只是下一刻,他却面色一僵,低头看去,一把精致小巧的匕首抵住他的胸膛,正中心脉.这个时候,只要沈念婳一个用力,就算是他,估计也无法全身而退.

"不知如此,摄政王可还喜欢?"沈念婳的笑容更加妖娆,魅惑中带着嗜血,嗜血中又隐藏着嘲讽.

抬头,无视胸膛那里的匕首,专注的看着沈念婳,慕璟睿也笑了,"先前真是小看你了……不过,小猫儿,本王越来越喜欢你了,这可怎么办呢?"眉头微蹙,沈念婳心间骤然烦躁,面上却依旧不动声色,手中的匕首用力的往前刺了刺,慕璟睿的胸口立刻沁出一丝鲜红.

"王爷,你真的喜欢吗?"沈念婳笑的愈发妩媚,她相信,只要自己再用力一点,这匕首就可以穿透他的胸膛.

慕璟睿搂着身前娇小的身子,看着她猖狂的举动,不禁抬手揉了揉沈念婳的脑袋,缓缓开口,"本王的女人,本王自然喜欢.""可惜,我不喜欢你."沈念婳脸上的笑容蓦然收起,可不能被这祸国殃民的颜,给迷了心窍,那般冷血看着原主被欺辱致死的人,怎么可能是个好人?

瞬息之间,沈念婳的笑容便幻化成了一抹嗜血的冷意,"我今天来就是告诉你,不管你有什么心思,最好不要打我的主意.我不喜欢你,不愿嫁给你,更不想卷入你们皇室肮脏的纷争,你也休想利用我一丝一毫.""当然如果,你非要拉着我一起下地狱,我并不介意先把你送下去."沈念婳身上忽然爆发出一阵浓厚的杀气,手中的匕首也用力的刺了下去.

这一次,她是真的起了杀意了……

慕璟睿脸色未变,身子却诡异的一缩,在匕首碰到他之前,他就握住了沈念婳的手腕,轻轻翻转,往后一扣,就将她扣在了自己的胸前.

"小野猫,爪子很是锋利嘛."慕璟睿从后面紧紧的扣住沈念婳,低头在她耳边吹了一口气,声音中尽是无言的魅惑.那日,他果然没有看错,这个丫头,很是有意思,与她订婚,或许有无数的惊喜正在等着他.

"休想逃出本王的手掌心,若是逃了,本王不介意让所有的人为你陪葬."慕璟睿轻描淡写的说着,但是他的话,让沈念婳的身躯狠狠一震.她不敢怀疑慕璟睿的话得真实性,这个冷情的男人,他说不定真的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

第二章:别逼我

"丧心病狂……"沈念婳用力的挣扎了一下,可却是无用功.

该死,这具身体和她之前的相比起来真的太弱了,只能发挥她原来三成的力量,所以才会造成如今这种受制于人的局面.

"王妃,过奖了!"慕璟睿闻言,淡淡的开口道,似乎对‘丧心病狂’这四字评价,很是满意.

"你——"沈念婳气到吐血,这个男人,怎么这般无耻?说着,她又用力的挣扎了一下,结果自然没有什么改变,只得咬牙切齿的道,"放手……""现在,你可不是我的对手."清冷的笑声充斥在耳边,虽然很浅,却夹着着无比的自傲……"慕璟睿,你别逼我."沈念婳在咬牙道.

"好,不逼你."说着,慕璟睿便松开了手.

沈念婳立刻跳离他三尺远,一脸的防备,如果没有失误,刚刚那一瞬间,她嗅到了杀气.

"小东西,真是牙尖嘴利的可爱."慕璟睿拿起外袍,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丝毫不介意自己的身体暴露在沈念婳的面前.

"哼."沈念婳傲娇的偏头,努力的不去看那健硕的身体,只是那里……过于显眼,惹得她不由的扫了几眼,却又冷傲的回道,"王爷过奖了,谈不上牙尖嘴利,只是口才还可以."她虽然未经人事,却也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而且,对于一个利用自己来达到目的的人,她提不起"性趣",便是如此.

慕璟睿见沈念婳一脸的淡然,眉头微蹙,抬脚慢慢的走近,邪魅道,"不知王妃对本王还算满意吗?"沈念婳掩下四散的眼神,冷笑道,"王爷如此玉树临风,想必一定是人渣中的及品.小女子不才,阅男无数,说实话,王爷的身材,真的不怎么样."慕璟睿哑然失笑,他就知道,从她口中听不到一句好话.

但是,他的目光,忽然不怀好意的落在了她的身上.

刚才经历过了一场水中大战,沈念婳全身都湿透,衣服紧紧的贴在身上,将她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

慕璟睿打量了一下沈念婳,然后缓缓开口微微笑道,"王妃的身材,也很一般."说罢,他便转身离开了,留给沈念婳一个冷漠的背影……该死的!

沈念婳低咒一声,随即低头看了看.

卧槽,竟然真的很一般!

要胸没胸的,要屁股没屁股,也不知道这个傻女人咋长的.

走到门边,沈念婳眉头忽然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有人?

而且还是很多.

看来,是他加强戒备了.

哼,想要用这种方式对付她?沈念婳冷哼一声,转身扯下旁边帘上那人的衣服,随后将自己身上的湿衣服换下,躺在软榻上就闭上了眼睛.

等到天已经大亮的时候,沈念婳蓦然睁开眼睛,然后从窗户那里疾射而出,朝着一旁的院子奔去.早在今日之前,她就已经把摄政王府中的构造打探清楚了,所以她成功避开了所有人,终于从摄政王府中逃了出来.

沈念婳一走,就有暗卫转身冲慕璟睿禀报,"王爷,真的要放走她?""不放她走,你从哪儿给我找一个这么有趣的王妃?""……""让人暗中跟着她."

"是……"

也不知是沈念婳运气好,还是不好,好不容易从摄政王府逃出来,还没回家呢,就撞见了一个她超级不想见到的人.

"哟,这不是我们美丽聪慧的摄政王妃吗?"苏芸对着沈念婳的背影故意大声的喊道.那个蠢货化成灰,她也认得!一想到从今以后这个女人会成为摄政王妃,这口气,她怎么也咽不下.

上一次,本来以为可以直接弄死她,没想到,她命那么硬,不但没死,还被摄政王给看上了,真是气煞人了!

"哟,这不是我们处心积虑想当摄政王妃的苏小姐吗?"沈念婳自是知道对方酸溜溜的味道因为何,偏偏故意的说着.

看着沈念婳一反常态的反驳自己的话,苏芸脸上忽然闪过一丝惊愕.

这个女人,以前不都是胆小懦弱的吗?怎么今日变得这么强硬了?难道,她以为有了摄政王撑腰,就不把其他人放在眼里了?

"沈念婳,你以为你成了摄政王妃就了不起吗?"苏芸眼中不禁闪过一丝杀意,低声恶狠狠的警告着,"我告诉你,你……""嗯,就是了不起啊,要不你也去弄个摄政王妃当当."沈念婳洋洋得意道.

"你……你没脸没皮."苏芸怒道,"沈念婳,你别太得意了,摄政王他贵为王爷,他的身边,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以后,我……""你是想说,以后你也会入了摄政王府的对吧?"沈念婳掩面笑道,那嘲讽的语气,漫不经心的语调,足以让人气的吐血,"可以呀,那我就我在摄政王妃等你哟.""不过我劝你啊,别太有自信."沈念婳笑道,泼妇骂街的事情她做不出来,动手打人也有损她的风度,不过要论嘴皮子功夫,她无所畏惧……更何况,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真真的是一件非常痛快的事情.

"沈念婳,你什么意思?本小姐哪里比不上你了?"苏芸自然是听出了沈念婳的言外之意,气得一挺那傲人的双锋,差点没让沈念婳爆笑出声.

"你这里是不是浪费了国家很多布料啊?"

"……"

围观群众一阵无语,就连暗处的隐卫,听到这句话之后,嘴角狠狠地抽了抽.他们王妃,竟然这么彪悍,这么大胆的话随口就能说出来.

"还有,你这脸皮恐怕都已经比咱们东照国的城墙还要厚了吧,不过你放心,为了满足你的愿望,我一定会把你的情意,如实的转告摄政王殿下的."沈念婳说道,只是心中不屑,真不知道这些女人什么眼光,竟然看上慕璟睿那个冷血的无赖?

"……"苏芸无言以对,这让她怎么回答?苏芸今天算是领教了,这沈念婳,就是故意来炫耀的.她明明知道自己对摄政王的心意,可是故意在这么多人面前说出来,她就是想让自己难堪.

这个贱女人,总有一天,她一定让她跪在自己脚下求饶.

第三章:塑料姐妹情

气氛陷入了一阵凝固,而她们周围的百姓,也不由得低声议论了起来.

"这是哪家的姑娘啊?行为举止,简直有伤风化."

"是啊,而且在如此大庭广众之下,两小姑娘家家的,竟然公然在说这些情情爱爱的事情,真是不知羞耻.""嘘,小声点吧,我刚刚可听见她们口中,提到了王爷……""哎呦……"这些人的议论声,自然一字不漏的,传到了沈念婳和苏芸的耳朵里面去了.

对此,沈念婳不屑的嗤笑了一声,这些话对她来说,无所谓的.反正原主的名声,一向不好,一时之间,倒也不介意变得更差.但是苏芸就不这么想了,她是堂堂相府千金,名誉对她来说,比性命还要重要.

二人正面对面心思各异的时候,忽然一道柔和的声音,传了过来.

"婳儿."那声音极其的好听,惹得沈念婳不由舒心了不少.原主的记忆,她得的不是十分完整,不过这位走过来的沈茵小姐,倒是在原主心里占据着极重的位置.

"婳儿,苏小姐,你们这是?"沈茵缓步而来,及时的化解了气氛里的尴尬.

"没什么,茵姐姐."沈念婳撇去了面上的攻击,同样温和的对着沈茵笑道,"就是苏小姐觉得我以后的身份不一样了,想要和我攀点关系,毕竟她认为以后会和我成为姐妹呢."笑容是真挚而又人畜无害的,只是这轻描淡写的一句话,却让她身旁的这两个女人完全变了脸色.

"你别胡说八道,我没有."苏芸极力的辩驳,但是她那闪躲的眼神,却骗不了任何一个人.

沈茵不着声色的看了苏芸一眼,心里却是不停的冷笑,眼底一抹戾色快速闪过.

"苏小姐,我家婳儿有些心直口快了,你别介意."沈茵站在沈念婳的身边,揽过沈念婳,做出了一副保护的姿态,随后浅浅的一笑,让人好不喜欢.只是她话里的语气却偏偏让人听起来,好似藏了几分嘲讽与不屑.

"哼,我介意又怎么了?莫非你想为了这个草包,得罪我么?"苏芸心中愤恨,一个沈念婳不够,又来了个沈茵,这姓沈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

"苏小姐,这里四处都是百姓,非要闹的不可收场,你才开心么?"沈茵收起了笑意,言语里微微的有几分冷意,只是很快,又变得如沐春风般.

看着这变脸如此之快的沈茵,沈念婳不得不重新审视一下此人了.

记忆里,沈茵是她的叔父的女儿,虽然她的父亲没有任何的官职傍身,但是毕竟有个当朝太师的哥哥,所以在京城里面也是混得风生水起.而且再加上沈茵本身出众的样貌和出挑的气质,所以哪怕她不是官家出身,借着太师府的名声,京城里的官家小姐也会给她几分脸面的.

当然,原主对她,也是极好,极为信任的.

想到这里,沈念婳不禁一阵头疼,原主果然是够傻啊,这样塑料花一样的姐妹情,她竟然当成了至宝.

"沈念婳,今日之辱,他日我苏芸定会千倍奉还."苏芸看到围观的百姓越来越多,她只得狠狠地放话,然后灰溜溜的逃走了.

"好的,我等你."看着那匆匆而去的背影,沈念婳笑道,脸上不见丝毫惧意.

"婳儿,昨天晚上你一夜未归……呀,你身上这是?"沈茵忽然开口,看着沈念婳的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难以启齿,眉眼之间,也多了一丝冷漠与嘲讽.

沈念婳眼底蓦然闪过一抹杀气,沈茵在这市井之地提出自己夜不归宿,这居心,实在让人怀疑.

而周围的百姓的议论声,也更加激烈了一点,毕竟,一个女子夜不归宿,是败坏门风的.

"姐姐,你莫不是糊涂了吧."沈念婳,心里冷笑可是脸上的笑容却是越发的明媚,"昨儿个晚上,我一直在房间里面呢,然后今天一大早,王爷约了我,说教我去骑马,所以这才换了一身男装."沈茵用力的握了握手,"那是姐姐弄错了.""没关系,说清楚了就好,要不然人家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姐姐你故意败坏婳儿的名声呢."沈念婳似乎是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眉眼带笑,天真无辜.

可是,沈茵却是一口气差点提不上来……

斜睨了沈茵一眼,沈念婳心里可谓是痛快万分啊,装可怜,扮无辜,谁不会?

"既然如此,那我们快回府吧,婳儿你大婚在即,定然是需要赶制大婚礼服的."沈茵挽着沈念婳的手臂,一起朝着太师府走了回去.

"摄政王对婳儿可真好"沈茵一脸的羡慕.

"是吗?王爷对婳儿,的确很好,今早婳儿和王爷玩的可开心了呢."沈念婳故作娇羞的模样,刺的沈茵眼睛生疼.

沈茵僵硬的脸色,还有那嫉妒的眼色,全部落在了沈念婳的眼里,她不动声色的笑了.

"那就好."看到沈念婳看着自己,沈茵赶紧将眼中的所有情绪全部掩藏,只露出一抹温婉.

"不过……"沈茵话音一转,认真的打量着沈念婳,"婳儿最近好像有些不一样了呢."以前的沈念婳,从来都是怯怯懦懦的,可没有今日这么强势的姿态.

"不一样了?"试探她?沈念婳眼神懵懂,装作天真无知道,"恐怕是我落水以后,脑袋进了点水吧.""……"沈茵一脸的鄙夷,不一样个鬼,还是那样白痴.如此一想,沈茵又觉得自己好像还有希望,毕竟,名满天下的摄政王,怎么会看得上这样的白痴.

"对了,婳儿,姐姐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说."沈茵低头掩去眼中的不悦,然后拉着沈念婳坐了下来,"过几日,皇后娘娘要在皇宫里举办一个赏花宴,你我皆在受邀之列,到时候姐姐来找你啊."沈念婳闻言挑了挑眉,赏花宴?到底是赏花还是想借此敲打她?

第四章:借刀杀人

花香袭来,余烟袅袅,转眼之间便到了赏花那日.

此时的皇宫里,随眼望去都是穿的花枝招展的大家小姐们,步步生莲好不热闹,也不知是人看花,还是花看人.

"今日的宴会,也不知道太师府的千金来不来,毕竟人家如今可是摄政王妃了呢.""哈哈哈,摄政王妃,就沈念婳那个草包,她配得上摄政王吗?""也不知道她怎么那么走运,都落水了也没被淹死,反而还被赐婚给 了摄政王,真不知道,如果王爷知道她以前做的那些蠢事,会不会直接休了她他.""你别说了,一说我就想笑……"那些女人的话虽然小声,可是却一字不漏的传入了沈念婳的耳中.

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沈念婳却听下了脚步,沈茵抬头微不可见的扫了她一眼,眼中隐隐带着一丝幸灾乐祸.

"是啊,我还记得,她以前对着一只小狗叫弟弟呢,哈哈哈……""她不仅傻,还同情心泛滥呢,看到路上的乞丐,把身上所有的钱都给了别人,你说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呢.""哼,以前被我们耍的团团转,可是还不是一句一句的恭维着我们,我看哪,摄政王根本不会同意这桩婚事的."原来,这原主还是别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啊.

沈念婳暗暗将这些人都记在了心里,虽然她对以前的事情并不记得了,可是有些仇,可以慢慢报,毕竟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婳儿,我们……"

"走吧."打断沈茵的话,沈念婳抬脚往前走去.

沈念婳一出现,众人自觉的闭上了嘴,可是那视线却停留在她的身上.

有不屑,有冷漠,有嘲讽……

"皇后娘娘驾到——"一道雍容华贵的身影出现在众人眼前.

"臣女沈念婳,拜见皇后娘娘."不卑不亢的行礼,目不斜视,不看那些人一眼.

"快快平身."一道温婉的声音响起,声音轻柔,却不失威严,"念婳啊,你大婚以后就是摄政王妃了,按照礼数,本宫见了你,还得称呼你一声皇婶呢."皇后娘家姓刘,她是当今皇上的结发之妻,看上去雍容华贵,虽没有倾国倾城之貌,但是浑身却散发着优雅大方的贵气.

再加上她本身的年龄也才三十多岁,保养的极好,看上去比沈念婳大不了几岁,只是比她多了几分妩媚而已.

"娘娘折煞婳儿了,婳儿可不敢担娘娘一句皇婶."虽然并不喜欢和这些人打交道,但是却也明白自己如今的处境,所以,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她心里清楚.

皇后看着举止落落大方的沈念婳,眸子中不由得闪过一道微光,"看来这定下了婚约就是不一样了,婳儿长大了,会打扮自己了,而且也更加的温婉贤淑了呢."听了皇后娘娘的这一番话,众人这才看向沈念婳,怪不得,总觉得今日的她怪怪的.

在这个院子里面,哪一个人不是想要让自己打扮的更夺人眼球一点,所以穿的衣服,都是比较靓丽的颜色,可是唯独沈念婳,她一身浅蓝色衣裙,站在这万紫千红的颜色当中,更像是独具一格的一股清流.

众人都打扮得光鲜亮丽,沈念婳却反其道而行之,素净,淡雅,反而增添了一抹别样的风情.

此时,在场的各位官家小姐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如天仙一般纯净的沈念婳,心里不禁更加的嫉恨她了,眼神也愈发的充满敌意.

皇后娘娘站在一旁,看着这一幕,嘴角不禁缓缓的勾起一抹笑容.

但是,从头到尾,沈念婳都没有开口,只是就这样站在那里,浑身透着一股孤傲.

皇后娘娘这一招,借刀杀人用的好啊.

"皇上驾到,摄政王驾到!"

慕璟睿出现在御花园里面的时候,第一眼就看到了沈念婳清冷高傲的背影,就算被这么多人看不起,她却能够保持自己清冷的姿态.

脑海中不禁回想起了初见沈念婳的时候,那时她从水中浮出时眼里的狠厉,与现在这倔强的模样,还是那般的迷人呢.

"参见皇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参见摄政王."

众人跪下行礼,皇上和慕璟睿两人走了过来,站在众人的面前.

"平身吧."皇上抬手,等到众人起身了之后,才缓缓开口,"皇后你们这是在聊什么呢?""回禀皇上,没什么,就是她们几个小姑娘在开玩笑呢."皇后浅笑道.

呵,如今都有人欺负到她沈念婳的头上了,难不成还要她忍气吞声不成?

不可能的.

"启禀皇上,臣女有一事不明,皇上可否为臣女解惑?"沈念婳猛的冲到皇上身前,重重的跪下,神色中隐隐露出的委屈,眼中明明已经荡起泪花,但她却倔强的不让它掉下来.

沈念婳这泫然欲泣的模样,倒是将众人吓了一跳,不过,某些人,心里却开始不安了起来……皇上听了沈念婳状似无意的话,眉头微不可见的皱了皱,"当然.""皇上身为一国之君,说出来的话,自然是金口玉言,这一点没错吧.""没错."这话,没毛病.

"扑通……"只见沈念婳快步上前,二话不说跪在了皇上的面前,一副委屈模样的说道:"请皇上为臣女做主."沈念婳的举动把皇上吓了一跳,赶紧开口,"你这是做什么?若是受了什么委屈,尽管说出来,朕一定为你做主.""臣女自知身份低微,无才无德,配不上摄政王殿下,更加当不起摄政王妃这一殊荣,所以请皇上下旨,收回成命."沈念婳的话半真半假,把那委屈的模样,刻画的入木三分.

呵呵,苦肉计嘛,谁不会?

"放肆!"

沈念婳话音刚落,就听到皇上的一声怒喝.

天子一怒,在场的所有人都跪了下去,除了他身边的慕璟睿.

"皇上息怒."

"沈念婳,朕金口玉言下旨赐的婚,现在全天下的百姓都知道了,而你却让朕收回成命?"

第五章:求皇上做主

皇上此刻是真的发怒了,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是看到了这些个莺莺燕燕的围在这里,心里也已经猜了个七七八八……"可是臣女真的配不上摄政王殿下.""这是什么意思,你马上就成为摄政王妃了,这件事情,是朕亲自下旨,昭告天下的,难道还有谁不满吗?"皇上发怒,此刻当然没有人敢上去当炮灰,不过沈念婳可不怕,"是,皇上金口玉言,一言既出,驷马难追,这份气度,应当是天下百姓的典范,可是,如今却有人觉得臣女无才无德,配不上摄政王殿下,现在甚至有人还说……""还说什么?"沈念婳真假参半的话,让皇上的脸色越来越黑,慕璟睿坐在一旁,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沈念婳委屈的抽了抽鼻子,"还说臣女是红颜祸水,施展了妖术,魅惑了摄政王殿下.""砰……"皇上一发怒,把大拇指上的白玉扳指直接摔在了地上.

上好的白玉就这样破碎成了几大块,沈念婳不禁有些肉疼,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物啊.

"张成,传令下去,从今日起,如果有人再敢质疑摄政王妃的身份,那就是在质疑朕的话,直接抓起来,送入大牢.""是.""起身吧,以后这样的话,可不能再乱说了,你的名字,已经刻进了皇家玉牒,你已经是名副其实的摄政王妃了."皇上深呼吸一口气,压下心里的怒火,转头看着慕璟睿淡漠的神色,眼神一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是,婳儿知道了."沈念婳知道退婚是不可能的了,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只能顺着台阶下了.

这一幕,是在场的众人万万没有想到的,此刻你看我我看你,大气都不敢出.

慕璟睿优雅的抿了一口茶,眼中隐隐的带着笑容,沈念婳,果真没有让他失望.

皇上转头看着平静得不能再平静的慕璟睿,眼角带着极大的厌恶,却不得不温和道,"皇叔,让你看笑话了,你放心,这件事情,朕一定处理好.""嗯."轻飘飘的一个字,很是随意.

"婳儿,过来."清冷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不禁浑身一冷.

沈念婳低着头,忽然发现无数道火热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一抬头,就撞进了慕璟睿那双清冷的眸子.

"……"沈念婳有点懵.

"婳儿,过来本王身边."慕璟睿再一次开口.

沈念婳抬头看看他,再看看一脸意味不明的笑的皇上,还是起身,缓缓的走到了慕璟睿身边,乖巧的坐下.

"以后,你是摄政王妃,不用向任何人行礼,但是对于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你也不必手下留情,侮辱摄政王妃,本身就是死路一条,尽管动手,出了什么事,有本王担着."轻飘飘的话,从慕璟睿的口中说出来,轻描淡写的,可是他却不知道,他的话在众人心里不知掀起了多大的一阵风浪.

尤其是沈念婳,心里好像涌上了一丝异样的情绪.

不用向任何人行礼……

不必手下留情……

出了什么事,有本王担着……

以前,从来没有人对她说过这样的话,忽然间,这个冷漠无情的男人,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沈念婳和慕璟睿的模样,落在苏芸眼中,简直就是一副郎有情,妾有意的柔情蜜意的幸福模样,可就是如此,才让很多人更加的羡慕嫉妒恨.

"好……"慕璟睿的好心,她自然不会辜负,更何况这么一个好的身份条件,她不利用也就太可惜了.

"王爷,你和沈小姐还没有大婚,她还算不上是摄政王妃吧."苏芸贪婪的看着慕璟睿,眼中的爱恋,不加任何隐藏.本来今日不打算开口的她,在听到慕璟睿如此维护沈念婳的话之后,她便再也忍不住了……"她算不上,难道你算得上吗?"慕璟睿淡淡的开口,让苏芸的脸色一下子变得苍白,全无血色的苍白.

沈念婳低头,长长的睫毛掩去眼中的冷色,余光若有似无的瞟了慕璟睿一眼.

这样也好,省的她出手了……

慕璟睿的维护,落在皇上的眼中,他不禁满意的点点头,这个才是他想要的结果,于是起身,"行了,朕与皇叔还有事需要商量,先回勤政殿了.""恭送皇上,恭送王爷.""婳儿,晚点本王过来寻你."慕璟睿跟着起身,看着沈念婳的眼中,带着莹莹笑意,还有,一丝宠溺.

"好……"既然要做戏,那就给她做全套了.

皇上已经离开了,皇后因为刚才的事情,此刻也不禁多看了沈念婳两眼.

"念婳,以后有空,常来宫里坐坐."

"臣女遵旨."

说罢,皇后带着一众宫人离开去安排宴会的相关事宜了.

这一阵风浪,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苏芸狠狠地瞪了沈念婳一眼,拉着身边的两个妙龄女子离开了.

经过这一场闹剧,沈念婳对这场宴会愈发的不感兴趣了,转身朝着一条僻静的小路走去.

"婳儿,你等等我啊."沈茵咬了咬唇,提起裙子连忙跑过去,眼底全是关切,"婳儿,你别介意她们的话,她们这是嫉妒你呢.""我知道了."沈念婳不以为意,"我想一个人静静,姐姐你去和她们游玩吧."看着沈念婳转身离开的背影,沈茵的眼里关切之色散去,剩下的,只有嘲讽.

"大家别介意,婳儿她,就是这个脾气,其实,她人挺好的."沈茵往回走,抱歉的看了一下身后的人.话虽这样说,可是由于之前的事,沈念婳已经惹得众人非常不悦了,现在,看着沈茵颇为委屈的模样,不禁都有些同情她了.

"走吧,我们去那边看看……"一众女子三五成群的在花园里闲逛着,而此刻,沈念婳不知不觉之中,她也不知道走到了哪里.

鼻尖轻轻一嗅,似乎有一股浓郁的香味传来,似乎是桃花的味道,可又夹杂了些其他的东西.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暴走看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半城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34492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