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鬼妻今年18岁主角苏黎小说在线阅读

鬼妻今年18岁主角苏黎小说在线阅读

作者:苏黎

类型:言情

大小:12MB

时间:2018/11/09 09:56:38

内容概述:跟着二叔回老家,傍晚时分有个身穿红妆的美女要借宿?...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8614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跟着二叔回老家,傍晚时分有个身穿红妆的美女要借宿?这个叫紫嫣的美女住进来了,半夜他在幻想那些事情的时候,她突然出现在他的床前,半裸着身体出现甚至主动...一夜缠绵后,醒来没人了...小说书名--《鬼妻今年18岁》

《鬼妻今年18岁》主角苏黎

第1章 美女借宿

快中秋了,二叔让我收拾收拾行李回去和他们一起过中秋,顺便给我父母上祭。

我十六岁就外出打工了,每年中秋都是和二叔一家过的,今年也不列外。

到村子时,发现村头站着一群人拿着图纸好像在研究什么。

刚到二叔家门口,就见几个穿着西服正装的男子从二叔家出来。二叔好似和他们说着什么,那几个人满脸都是无奈的样子。

我有些好奇凑上前去,问二叔这是怎么回事。二叔看到我,说没事,随即就打发了那几个人。

待那帮人走远了,二叔告诉我,刚才那些人是弄什么旅游村的,要买我那栋房子。

二叔说的房子便是我以前的家,在双亲过世后我就一直和二叔住在一起,很少回去。

“要就卖给他呗,反正我也不会去住。”我拖着行李走进里屋说道,哪想到二叔回身狠狠瞪了我一眼:“你很缺钱吗?”

“没啊。”我一愣。

“那卖什么房子。”二叔似乎不高兴,让我有些无语。

二叔见我刚赶回来也没让我做什么,叫我放下行李就回屋休息去了,他无妻无儿,自小就把我当成了亲儿子养,说是叔侄其实我和他更像父子。

晚上吃完饭,二叔就离开了,每次到了晚上八点钟左右二叔就会出去,直到第二天正午才回来。在我外出打工的这七八年来,无一例外都是这样,让人好奇,不过我也不会去问,给正屋里老爸老妈的牌位上了香回房间里玩起手机来。

过了许久,门外突然响起了敲门声,我起身打开门,发现门外站着一个美女。

她穿着一身红妆,长发垂到腰间,是我心中臆想的黑长直,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好似会说话一般。皮肤白皙,唇瓣不点而朱带着浅浅笑意,手上拖着个小型行李箱,给人一种大家闺秀的感觉。

十分!我心称赞着,又有些疑惑,她是谁?

我还没问,她就抢先给我打了招呼,“你好,我叫紫嫣。”

这么个大美女夜不归宿反而来到了我这里,不禁让一个人在家的我感到有些窃喜,问她来有什么事。

这个叫紫嫣的美女支吾了一下,显得有些难为情。

外出打工多年我早学会察言观色,问她有什么需要帮忙的,顺便将她迎进屋里。

紫嫣显得有些腼腆,向我解释说,她本是要去盘龙村,结果时间晚了点,车子只到前面村口就停了。然后问我这里有没有旅馆。

我听了有些无语,对她说,县里到周边几个村的车子就是这样,都是晚六点就不走了,盘龙村离这里还有十公里左右呢。

“是呀。”紫嫣嘟了嘟嘴,“我说多加钱都不行,司机把我扔在村口就走了。”

“估计是赶回去过节吧。”我笑道,随即告诉她,这村里可没有什么旅馆。

紫嫣瞪大了眼睛,显得很失望,犹豫了一下,她俏脸一红,支吾道:“那,那我能在这住一晚不?就一晚,我会付钱给你的。”

美女借宿,自然是求之不得,我笑着说,“这不用,谈钱做什么,咱们交个朋友好了。”

紫嫣听我这么一说也松了口气,随后问了问我家里还有没有其他人,估计也是怕我图谋不轨,当听到我还有个二叔的时候看得出来她眼神中的警惕消减不少,一同交谈下来我大致明白了紫嫣的来历。

她是大学生,也是回来过节的,是盘龙村人,结果没赶上早班车,到县里的时候已经晚上七点多,最后找了个摩的司机将她送到距离盘龙村最近的德明村这里来了。

我心想那司机还真够狠的,大晚上就把一个美女放在这荒郊野外的,不过也好,趁机交个朋友,说不定日后还能泡的上。

聊了一会,紫嫣的肚子响了一下,随即她脸红的看着我,我立刻明白,将先前收起来的饭菜重新热了一下,陪着她吃起来。

毕竟还不熟悉,没多会就没了话题。

我这边在微信上聊着天,微信群里有个家伙发了个视频,我不禁意点了一下,紧接着画面上跳出来一副令人血脉喷张的画面以及那让人尴尬的声音。

“额,这个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急忙关掉视频,却看见紫嫣别有深意的看着我,当即让我无地自容。

“不用解释。”紫嫣低下头从包里掏出纸巾擦了擦嘴上的油脂。

我更加感到难堪了,摊了摊手想找个话题热络一下气氛,却只见她低着头,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紫嫣吃完饭后,我安排房间给她住宿,天色已晚,我也回房睡觉。

躺在床上,想起紫嫣那漂亮的脸蛋妙曼的身材,我竟然浮想联翩起来,鬼使神差地,我再次点开了微信群里那条暧昧的视频。

那赤条条的酣战及欢愉的呻吟,令我全身血液都沸腾起来。

突然,我发现我的床边站着一个人!

第2章 难忘一夜

我吃了一惊,慌忙从床上坐起,发现站在床前的竟然是紫嫣。

而紫嫣,正面色怪异地望着我手机中的那段视频。

我赶紧将视频关掉,咳嗽了一声,支支吾吾地说,“都是别人发的,我这,就是了解一下,了解一下。”

这时的我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洞钻进去。

“哦?你想多了解一下吗?”紫嫣突然诡异的笑了一下,大眼睛看着我,身上的衣服突然滑落。

这突出其来的一幕,令我震惊得半天说不出话来。

紫嫣穿的是一件能够罩住全身的红色连衣裙,这时候长裙滑落,我惊讶的发现她竟然没有穿内衣。白嫩的肌肤在灯光的点缀下宛如电视广告中加了特效的特仑苏,找不出任何瑕疵。

完美!只有完美能够形容我此刻现在看到的景象。

从上到下没有一处不透露着完美这个词,高耸的胸脯,诱人的曲线,从鞋子中滑出的两只白嫩的脚丫好似透着晶莹的光芒,赤足于地让人怜惜。

我心中满是惊叹已经说不出话来。

就在这时候,紫嫣轻轻凑了上前来,脸颊两侧染上绯红玉藕的双臂直接缠上我的脖颈,微微抬头一笑,显得妩媚极了。

“这样的了解足够了吗?”

我发誓我并非一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性,但眼前的一幕绝不会是一个正常男人能够抵挡住的诱惑,这点我同样发誓。

双手不由自主的环上她那惊人的腰肢,那皮肤的真实触感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紫嫣的眼中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好似有所求一般微微张口吐息如兰,那诱人的香气绝对比世上任何一款伟哥更能激发人内心的欲望。

我发现我沦陷了。

紫嫣轻笑一声,问:“你就这样傻傻看着吗?”

我呆呆的点了点头,这时候我该做点什么?

同时立马回过神来,伸手挽住她丝绸般的后背,两手挽住脚弯,她的手还在搂着我的脖颈,我将她抱了起来。

这样的尤物怎能不好好怜惜?

毫不犹豫地,我将紫嫣放置床上,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紫嫣没有丝毫阻拦,反而异常的主动起来。这下彻底分不清到底是她在怜惜我,还是我在怜惜她。

如果我是饿狼,她绝对是猛虎,一只狼怎么打得过老虎?

一阵翻云覆雨过后,我疲倦的想要闭上眼睛。

我可不是一个未经人事的初哥,然而以前交过的女朋友没有哪个能让我这样疲倦。紫嫣完全与众不同,她全身上下都是那样的完美,就好似雕刻出来的一般,每一处都是那么的吸引人的目光,更像是一件惊世的作品,让人不断将目光放在她的身上而无法移开。

要是娶了她,恐怕老夫命不久矣啊,我心里感叹着,疲倦袭来让我不由自主的合上双眼。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是被一阵香气吸引起来的,睁开眼睛第一个反应就是看了看身旁,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身边那娇滴滴的女孩早已经不见了,就连昨晚落下的红色痕迹都消失了。

我一愣陷入迷茫中,自己身上清洁溜溜什么都没有穿,而床上并没有什么激情过后的痕迹,难不成是老子这段时间没有放松,在梦中彻底放纵了一把?

迷糊起来,我回想着昨晚发生的一切,然而让我吃惊的是不管我怎么回忆,我都只记得我和一个女孩发生了关系,此时却连她的相貌都记不得了,难不成真的是梦?

正当我心中纠结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二叔走了进来看到发愣的我,皱眉道:“这时候了还睡着,起来吃饭了。”

我应了一声,挠了挠头,从窗户外射进的阳光告诉我时间不早了。

二叔叫了我一声就出去了,剩下我磨蹭了半天才出来,脑中依旧在回忆那个美女的模样,但确实一片模糊。

二叔所谓的饭也就是面条而已,不过看起来他也才刚回来不久,不然这都十二点多钟了不会只做碗面条吃。

两人坐下,我回忆了很久,终于记起了美女的名字,我看着正在拌面的二叔,犹豫了一会,试探着问:“二叔,你有没有看到一个女孩子?”

二叔反问:“什么女孩子?”

“就是昨晚来借宿的那个女孩子啊,她说她叫紫嫣,你回来后,有没有看到过她?”

“紫嫣!”二叔的瞳孔骤然一缩,直接站起身来凝视着我:“你什么时候见过紫嫣!”

“二叔你怎么了?用不着这么大反应吧?我被二叔的反应弄糊涂了,看二叔这幅模样显然是知道紫嫣是谁,难不成二叔在盘龙村还有认识的人。

“借宿!”二叔惊叫了一声,直接将我从椅子上拉了起来:“说清楚,你什么时候见过紫嫣,还有你们昨晚干了什么!”

第3章 奇怪的二叔

当我说完二叔目光呆滞的看着我,全身好似脱力一般向后跌了三步。

我急忙拉住二叔,发现二叔的双手紧紧握着,全身都在颤抖,好似在害怕什么。这反应是我从未见过的。

“作孽啊!”二叔突然长叹,声音里充满了说不明的情绪,“防备了二十四年,四条人命,终究还是逃不过吗!”

“二叔你说什么!什么四条人命,你到底瞒了我什么!”我激动的叫起来,更多的是二叔的反应吓住了我,而且我隐隐有种感觉,二叔所说的这四条人命其中有我的父母。

二叔完全没有理会我,他像一下子陷入了什么回忆当中,眼眶通红。

突然,二叔起身,飞快回自己房间中,拿出了一个奇怪的东西。

我仔细一看,那东西大约十厘米长,有六厘米左右是白色的,闪烁着晶莹的光芒,剩余的四厘米则是红色的,好似鲜血凝结而成,看上去怪模怪样的,而且这东西像是一把斜尖刻刀,我以前从未见过。

二叔叫我跟他走。

“去哪?”我一愣。

“去老宅,先别问。”二叔快速道,然后带着我急冲冲的出了门。

我原先的家在村落的西北角,是整个村里的最大的建筑,德明村的风景本就不错,否则也不会被人看上打算开发成旅游村,而我家那块则是风景最好的一片。

不过自从四五岁的时候死了父母我就一直和二叔住一起,极少回到这里,二叔平时也不说带我回来,总而言之好似和二叔在一起之后这地方和我就没有了关系。

这次再回到老宅我才发现我对这里其实很熟悉,不过此刻二叔一副表情不善的模样,我也不敢过多的流露出什么情绪,只能呆呆的跟在二叔身后。

进了门,屋里出奇的干净,应该是二叔打扫的才对。空旷的大屋里,二叔的眼神落在了屋顶的房梁上。那是一根通体全黑的木梁,二叔的眼神就一直落在上面久久不语。

“二叔。”我试探着叫了一声,二叔这才回头看着我道:“伸手。”

我一愣,下意识的伸出右掌,就见二叔动作飞快,手上那一截白色一截红色的东西飞快的在我手上滑过,顿时我感到一阵疼痛,低头一看,就见我手上出现一道血痕,那东西居然这么锋利。

二叔在我手上莫名的划了一道,就见那红色的一截此刻越发鲜艳,好似就要绽放血光。

我被眼前一幕震住,二叔动作飞快起手扬刀,口中飞快念道:“阴血点寿梁,天地分阴阳。”

只见一道红光从二叔手上那古怪的刀具中飞出,照耀房顶上那黑色的木梁,顿时红光蔓延将木梁包裹住,神乎其技的一目让我不敢置信震惊的看着二叔。

却见那红光包裹当中出现了一件蓝色的衬衫。我一愣,那衬衫赫然便是我昨天穿的那件,先前起床时我还震惊这衣服去哪里了,眼下居然出现在这红光里。

“不见了。”二叔喃喃道,好似失了魂一般。

红光消散,那木梁恢复如初。我已经傻眼了,呆呆的看向二叔,完全没想到我二叔居然藏着这么一手。

“二叔,这到底是。”

疑惑、好奇,各种情绪升起,我忍不住问出声来。

二叔看了看我随即猛然想到什么,当下道:“走,回去。”

这才来就回去,二叔一点没有要向我解释的意向,我心里一阵郁闷,当下却也不敢发作,只能被二叔带着离开。

这刚出门就遇上了几个人。

我定睛一看,发现是昨天到二叔家前遇上的那几个人,听二叔说好像是来建设旅游村打算买我家这栋房子。

“苏兄弟。”当中一个领头的中年人见着我和二叔,当下急忙叫出声音来。二叔脚步一停看向他,问道:“你是要买这栋房子是吧?”

“对,怎么苏兄弟改变注意了?”那人脸上的喜色一闪而过,期待的看着二叔,

二叔点了点头,完全将我这个房子的主人晾在了一边,当下说道:“房子可以卖给你,不过拆迁的事情由我来指挥,而且越快越好。”

那人一怔,随即连眉毛都快飞了起来,连连点头:“好好,今天下午就能动工,你看咱们签个合同怎么样?”

“可以。”二叔嗯了一声,看向我道:“小黎,你先回家,记住,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给我待在家里。”

“哦。”我应了一声,在二叔的注视下赶忙跑回了家。

这时的我大脑是一通浆糊,那红光是什么?为什么我的衣服会出现在哪,紫嫣又是谁?二叔是不是认识他?二叔又为什么改变主意擅作主张要将我家那栋老房子卖掉?

第4章 挖坟

一瞬间我大脑里出现无数个问题,好在没多会二叔就回来了,手里还握着那红白的东西,看到我当即站在那儿注视着我。

我二叔向来是个温和的人,和他相处十多年基本上对我连说话声气都不会有多大,而现在那目光却让我感觉到好像是两把刀子一般。

过了良久二叔突然说道:“罢了,也是我没有注意到,本以为设下的防备已经足够了,却还是被她突破了困锁。”

听到二叔的语气恢复,我当下疑惑道:“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二叔沉思了一会,随即叹了口气:“你想知道?”

“我想。”我点头道。

“你幼年丧失双亲,倒也不会再应劫。”二叔眯起了眼睛,好似在思考什么,自言自语道:“如此将它传给你,倒也不失为一个办法,阴魂逃脱或许会危机全村,那家伙脱出想必是准备了许多年……”

“二叔,你在说什么?”我被二叔的自言自语给搞糊涂,心中疑惑更甚。

二叔将那红白类似刻刀的东西收了起来,看着我道:“带上铁锹,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我当即把家里的铁锹带上,就见二叔推出了那辆快散架的摩托车,骑着车带着我出了门。

没想到二叔带我所来的地方却是一片荒芜人烟的荒地,四周寂静的有些可怕,那些荒地上全是坟包,看起来就像是个乱葬岗一样。

当二叔带着我来到一座坟前时,我彻底崩溃了。

“你见到的紫嫣,是不是她?”二叔指着坟墓上的灰白照片问道。

这一刻我眼前呈现出昨晚那个女孩的相貌,和照片上这个美丽的女子一模一样。

“是。”我呆滞的回答着二叔。

“挖开这座墓。”

二叔的话让原本呆滞的我愣住,看着二叔不敢置信道:“挖?挖开?”

“对。”二叔站在一旁,我这才知道他让我带铁锹的目的居然是让我来挖别人的坟墓。

当下我犹豫起来,这可是件伤天害理的事情。

二叔好想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有些无奈道:“挖吧,咱们苏家干的伤天害理的事情多了去了,挖坟算不上什么。”

“我去,二叔你啥时候变成这样了?”我惊愕的看着二叔。

二叔一脸无语的看着我,命令道:“磨叽什么,快挖。”

“这得挖到什么时候?”我撇了撇嘴动起手来,然而二叔接下来一句直接让我说不出话来:“谁让你只带一把铁锹的?”

我泪流满面,好在这坟墓只不过是用黄土垒起来的倒也不算难挖,埋头卖力干了两个多小时,铁锹触到了棺材。

二叔凑了上来快速道:“开馆。”

“这棺材可是钉死的。”我惊讶的看着二叔,刨了人家坟还不够,居然还要开棺材。

二叔撇了我一眼说出话的让我心惊:“这棺材是当初我打的,没用棺材钉。”

“你打的。”我愣住,直到二叔催促了一声,两人合力将棺材盖掀开,而里面的东西却让我震撼。

那棺材里面躺着一个小孩,那小孩的模样的赫然是我小时候的样子!

“二叔这!”我吓得坐在地上,这棺材里的“我”太恐怖,全身上下都布满了血红色的裂纹好似一个鬼一般。

二叔没理会我而是盯着棺材里的“我”深深叹了口气:“人傀开裂,看来她是决心要报复了。”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偏过头不敢去看那棺材里的东西,二叔听到微微看了我一眼道:“这是一个木偶,是照着你小时候的样子雕刻出来的,不是你。”

“木偶?”我眉毛一跳,这么逼真的木偶还真是少见,这他吗都算是工艺品了吧,活灵活现,就好像一个全身充满红色伤口的人。

二叔点了点头,“算是木偶,不过真正的叫法是人傀,封魂入木偷天换日。只不过现在已经废了。”

“封魂入木,偷天换日,以死人之命转化为阳人之寿。”

二叔看着我说出的话让我只觉得全身一冷,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却见二叔指了指棺材里面的人傀对着我道:“而这个人傀就是你爹亲手为你雕刻的。”

“什么!”

我彻底被震撼道,严格来说父母在我四五岁的时候就双双去世了,那时候我对死亡并没有什么感觉,然而此刻二叔的话却让我感受到父母的死其实还有其他的原因,当下我看着二叔希望他给我一个圆满的回答。

二叔似看懂了我的想法,就地坐在黄泥土上,给我扔过来一支香烟,脸上出现一抹苦笑:“其实,小黎啊,我不是没有妻儿的,只不过我的妻儿也死了。”

我眉毛一跳,这事情他从来没和我说过,从我记事起就只记得二叔是一个人。

二叔点上烟轻轻吸了一口,随着烟雾喷出整个人好似也陷入回忆当中。

“那是二十四年前你刚出生的时候。那时候我的儿子也刚出生,虽然分了家但是我和你爹感情还是很好,两家同时诞下儿子我们所有人都很高兴,然而这种喜悦并没有维持很久。你刚出生不久就一直生病,体质虚弱无比,几次都差点没抢救回来。”

“当时为了救下你这条小命,你爹天天没日没夜的带着你往各个医院跑,但是不管花了多少钱,总是这病刚好没两天就又生一场大病,最终你爹没办法动用了苏家的禁忌,希望从里面找到救你的办法,一切也是那时候发生的……”

接而,二叔给我讲了一个已尘封多年而令我极为震惊的秘密。

第5章 人傀已破

原来,当年我出生的时候命魂有缺,为了让我活下来父亲学习了苏家的禁忌之物鲁班书,使用了书中的阴魂借命术,以紫嫣的尸体制成了骨血刀。雕刻人傀将紫嫣的阴魂封入人傀当中,镇压在老宅房顶的寿梁之上,利用紫嫣的阴寿转化为我的阳寿,成功救治了我。

听完二叔的话,我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我从来没想过我从小还经历过这些事情,我的命居然是靠着一具尸体才得以活下来的,而为了让我活下来父亲居然不惜挖人坟墓,毁人尸体,这一切的一切都让我无法言语。

二叔看着我将已经燃烧到末尾的烟头扔了,叹气道:“当时一切做完,你的身体出现了好转,但我却高兴不起来,鲁班书既然让你的身体变好,那也说明,那缺一门的诅咒终究会灵验。”

缺一门,意指:鳏寡孤独残。

“老而无妻曰鳏,老而无夫曰寡,老而无子曰独,幼而无父曰孤。”而残则指的是残疾,鲁班书之所以又称缺一门,其因由便是凡学习鲁班书之人必会经历鳏寡孤独残其中的一件事情,而鲁班书的大名在民间就早有盛传。

“果然,在你五岁那年,你父母上吊自杀,就吊死在那根用来封印人傀的寿梁上,好在那时候你没在家里,因此不知道你父母是怎么死的。”

“那,你呢?”我看向二叔艰难的问道:“二婶和你的儿子又是……”

听闻,二叔眯了眯眼睛右手不自觉的捏了一下,最终松开手无奈道:“在你父母死后的第二天,你就陷入了昏迷当中,无论怎么看医生都没有办法,最后我只能翻了鲁班书最后,发现原来阴魂借命,虽然让你恢复了,但是那毕竟是个枉死的冤魂,命魂中的怨气极其强大。当时你父亲只注意命魂还逗留在尸体当中,没注意到这一点当失去了骨血刀的压制,人傀中的怨气会开始将你身上属于他的寿命夺取,最后我学习了阴魂借命的咒法用骨血刀镇住了那人傀。但是没两个月,你二婶带你表弟去县里就出了车祸,一车人就他们两个死了,也就是在她们死后的第二天你从医院中苏醒了。”

如果说先前二叔的讲述带给我的是震惊,那么此刻我只感到愧疚,从二叔的话中我能听出二叔对二婶和自己孩子的眷恋,然而为了让我醒过来二叔学习了鲁班书,从而酿成了惨剧,

四条人命救了我二十四年,我开始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了。

“二叔,我……

望着二叔那苦笑的神色,我顿时说不出话来。

“没事,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早就习惯了。”二叔重新点上一支烟,深吸了一口随即按灭烟头看着我道:“小黎,如今紫嫣取了你的阳元,借助你的阳元挣脱了寿梁的束缚,被封印在寿梁多年她现今肯定要报复,如果不将她逼出来整个村子都会陷入危难当中。”

“那要怎么做?”听二叔这么一说,我顿时紧张起来:“二叔你能对付她吗?”

难怪昨晚紫嫣会来跟我睡,原来是为了取我阳元。果然色字头上一把刀!

“我虽然学了鲁班书,但是因为当初的事情我并没有过多研究其中的咒术。”二叔皱了皱眉,“不过你父亲当初对鲁班书了解很深,既然他说骨血刀能够克制紫嫣的阴魂,那么肯定有用。”

“我本来想让你挖出这个墓中的人傀,借助你们两个阴魂借命之间的联系,用人傀找到她的方位,但如今墓中的人傀已经被破坏,要找到她只有小黎你了。”

“我?”我看着二叔,不知道这其中有什么奥妙。

二叔点了点头道:“你和紫嫣存在阴魂借命的联系,她的阴寿换言之便是你的阳寿,可以说你们两个的命是联系在一起的,因此你能够感应到她的存在。”

“这,有可能吗?怎么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二叔玄奇的说法让我好奇,但我此刻却感觉到不到二叔所说的那种联系。

“先回去,接下来我会教你怎么做。”二叔起身,看了看墓中的人傀两条眉毛紧皱在一起,最后化为一声叹息。

“罢了,这是我们苏家对不住别人,如今人傀已破,留之也无用。”当下只见二叔右手一握,左手抬起中指和食指并拢,点在自己眉心随后双指对着右拳凌空画了个印记,右拳摊开顿时手上生出一团火焰。

这宛如魔术一般的手法看得我啧啧称奇,应该是二叔在鲁班书中学到的咒法秘术。

就见二叔手一挥,那团火焰飘入坟墓当中,顿时那布满裂纹的人傀顿时全身火焰弥漫,很快就化为了焦炭。

“将土填上,咱们回去。”二叔开口道。

我点了点头,用铁锹将先前挖出的黄土全部填回去,二叔骑上车带着我回去,刚到家门口就看到那负责开发旅游村的中年男子正站在家门口,好像是专门在等着我们回来。

一见到二叔,那中年男子顿时堆出笑脸迎了上来,“陆老弟出去了啊?挖机已经准备好了,咱们随时可以动工。”

“这么快!”二叔脸上稍稍讶异,“你的动作倒是不慢,先不要动工,按照先前说的我来指挥。”

“行,就按你说的办。”那中年男子笑着答应,估计在他心里想的是不过是将房屋推倒而已,这么简单的事情换谁指挥不是一样?

当下二叔将摩托车推入家中,那中年男子先离开去了老宅那边让人等着。

“先去老宅。”二叔停好车之后就对我说道。

我疑问道:“不是要找紫嫣吗?”

“是要找,不过阴魂咱们都没面对过,总要做好完全的准备才是。”二叔说着,将杂货间打开,从里面取出了十六根细棍,八红八黑。

“这是用来做什么的?”我伸手接过这十六根细棍心中好奇。

“布阵。”二叔淡淡道,“去老宅。”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鬼姐姐”,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半城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34492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