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崩塌的婚姻殿堂张晓丽杜明伟_又名婚情秘爱

崩塌的婚姻殿堂张晓丽杜明伟_又名婚情秘爱

作者:背包去旅行

类型:言情

大小:9.8MB

时间:2018/11/09 09:34:14

内容概述: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崩塌的婚姻殿堂》小说的作...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44136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这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崩塌的婚姻殿堂》小说的作者是背包去旅行。“张晓丽杜明伟”是小说的主人公,讲述了丈夫发现妻子出轨后,所发生的故事。

第1章 我的老婆张晓丽

今天在公司,我遇到一件怪事儿。

不知道谁寄来一份快递,没有署名,也没有寄件人的联系方式。

但收件人是我,手机号码也确认无误。

一开始我以为是骗局,现在骗子太多了,比如货到付款,十几块钱的快递费也骗。

不过这份快件只需要签收,一分钱也不用交,好像也骗不了我什么。

我就把这份快递签收了。

打开包装一看,里面有两个小瓶子,一瓶透明液体,一瓶黄色小药丸。

两瓶分别标注:易容膏,变声丸。

只要把易容膏涂在脸上,就可以变成任何人的模样。

而吃了变声丸,则可以发出那个人的声音。

我不由大为惊叹,没想到世上还有这么神奇的东西。

后来瞒着同事,我去卫生间偷偷试了一下,竟然还真有效果。

望着镜子里截然不同的面孔,还能发出别人的声音,我感觉不可思议。

这不就等于,只要随便换个面孔,我就可以进入不同人的生活,随心所欲。

想想这事儿,还真特么刺激啊!

不过,两种药物也都有说明,持续时间只能十五分钟,时间一到,原形毕露。

而且这两种东西,每隔八小时才能使用一次,连续使用没有效果。

这可能就是它们的不足之处吧,但能够进入别人的生活十五分钟,也很有意思了。

反正都是白捡的,就当闹着玩儿呗。

我觉得这两样东西,应该是某科技公司的试验品。

现在的科技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下了班回家,我决定把这件怪事儿,告诉老婆张晓丽。

我叫杜明伟,两年前跟张晓丽结的婚,不是自由恋爱,属于媒人介绍。

张晓丽并不是多么漂亮的女人,家庭条件也很一般,不过性格很好,最大的特点就是白。

正所谓一白遮三丑,张晓丽通体雪白细腻,身材也很棒,作为一个男人,能娶到这样的老婆也很值了。

因为我本身并不是多么优秀的男人,在一家毛衫厂做业务员,家庭条件一般,当时跟张晓丽结婚,家里还欠了不少外账,直到今年才刚刚还完。

更重要的一点,张晓丽跟我结婚的时候,还是个处女。

现在这社会,处女真的是凤毛麟角,能遇上张晓丽这么干净的女人,我满知足的。

张晓丽在一家软管厂工作,不是工人,是仓库的保管,一个月能挣三千块钱,她这份工作主要是轻省,女人本来也干不了什么力气活儿。

我和张晓丽组建家庭以后,没有立刻要孩子,一直忙于生活,平时也比较俭省,今年还清结婚时欠下的外债,我和张晓丽的生活总算稍微宽松了一些。

当然,说这些不仅仅是为了介绍一下我的婚姻状况,最重要的是,我考虑身上这两样宝贝,是否能改善一下我和张晓丽的现实生活。

现如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普通人的家庭想要翻身,只能靠奇迹。

而我和张晓丽的生活,也需要奇迹。

女人面对生活,总缺少男人那份笃定和从容,平凡的日子久了,难免会有些浮躁。

这两年,我和张晓丽的日子过得挺紧吧,也正因为这样,张晓丽渐渐对我有些不满。

尤其最近这段时间,张晓丽在家里总是对我抱怨个不停,大体就是说,看人家的日子过得怎么怎么好,人家的老公怎么怎么有本事之类。

说真的,我觉得任何一个男人,都不愿意听到老婆这样的抱怨。

毕竟别的男人再好,也不是跟你过日子,而且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你怎么就非要认定别人好呢,那些很多都是表面现象罢了。

可张晓丽不认这个理儿,她就是觉得别人生活好,认为我没本事,不会挣大钱。

为这事儿,我和张晓丽最近经常吵架,夫妻关系也变得有些紧张。

其实我工作挺努力的,最近厂里还给我涨了工资,我觉得还算满意吧。

挣钱这种事儿,没有哪个人能一口吃成个胖子,这需要一个过程。

可张晓丽等不了这个过程,她只盯着现实不放,甚至口无遮掩的对我说:“远的不比,你看看人家王大勇,跟你同样是一个厂里的业务员,人家怎么就比你强,人家怎么就挣得比你多,说白了,你就是不如人家有能力。”

我每次听张晓丽拿我跟王大勇比较,心里就特烦。

王大勇那是个什么人啊,奸诈虚伪,两面三刀,表面上看着挺正经,背地里一肚子男盗女娼。

每次出差,王大勇都瞒着他老婆秦娟玩儿小姐,还经常在社交软件上约泡儿,勾引良家妇女。

我觉得在这一点上,我就比王大勇强百倍,至少我忠于家庭,天南海北跑业务,我从来都没有对不起张晓丽。

当然,关于王大勇的丑事儿,我肯定也不可能跟张晓丽明说。

王大勇在厂里是我的部门领导,一开始还是我的师父,再加上我也没有那种背地议论别人的习惯,所以每次跟张晓丽吵到这种时候,我也就懒得跟她废话了。

谁叫我确实不如人家挣得多呢,作为一个男人,没必要跟女人口舌之争。

我只想加倍努力,总有一天我要让张晓丽知道,我比王大勇这种人要强得多。

这时,公交车已经到站,我随着人流下车,步行走向自家居住的小区。

结婚时,我和张晓丽在开瑞小区买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目前贷款还没还完。

不过,我和张晓丽现在已经没有外债了,还贷款这事儿,感觉也就不算有太大的压力,再挣几年钱,应该就差不多了。

到时候再跟张晓丽要个孩子,最好能生个儿子,我感觉对以后的生活,还是充满信心的。

坐电梯上楼,我拿出钥匙打开家门,喊了一声:“老婆,我回来了。”

张晓丽在浴室里应了一声,她在洗澡。

由于张晓丽工作的软管厂多少有些化工污染的性质,张晓丽每次一下班,第一时间就去洗澡,这已经成了一种惯例。

我进门换了拖鞋,又把张晓丽丢在地板上的高跟鞋捡起来,顺手放在鞋柜上。

旁边还有张晓丽换下来的丝袜,蜷成一团丢在那里。

她一直有这个毛病,在家里鞋子乱放,个人的私密物品也乱丢一气。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把张晓丽的丝袜捡起来,拿去阳台,放水盆里泡着。

阳台上晾着张晓丽的内裤和胸罩,这套内衣是我在淘宝上给她买的,相当新潮的那种。

本来张晓丽一直穿那种比较保守的内裤和胸罩,她的性情也比较传统,属于贤妻良母的类型。

可有一天,我忽然心血来潮,当时也不知道怎么想的,我就在淘宝上给张晓丽订购了一套情趣内衣,想让她穿上试试。

究其原因,可能是男人的好色心理作怪,我想在张晓丽身上追求一种新鲜感。

性情保守的女人,过日子没得挑,可在大多数男人的骨子里,还是喜欢比较浪一点的女人吧。

我这种想法不算过分,张晓丽是我老婆,夫妻之间,让她浪一次很正常,难道不是么?

我心里很期待,希望张晓丽能在我眼前,表现出传统女性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第2章 精神出轨

情趣内衣到货之后,张晓丽根本不好意思穿,只看了一眼,就羞得脸颊通红。

张晓丽把头埋进我怀里,娇羞不已说:“老公,你怎么给我买这种东西,太暴露了,怎么穿呀,都羞死人啦。”

我轻轻抚慰着张晓丽白皙的后颈,鼓励她,一心想让张晓丽穿上试试。

夫妻之间,有什么羞人不羞人的,多体验一些刺激的东西,才更有情调。

张晓丽却臊得不行,在我怀里吃吃的笑,连声不依,只是摇头。

我开始咬着张晓丽耳朵,低声说一些下流话,又不时撩拨着她女性的心灵。

因为我非常了解自己的老婆,也知道张晓丽哪些女性的部位比较敏感,挑起她的兴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张晓丽渐渐就有些把持不住了,在我的怂恿下,几次犹豫,终于又羞又臊的穿起了那套情趣内衣。

顿时,我眼前一亮,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官体验。

张晓丽更是面颊潮红,眼睛里波光流动,好像有某种异样的情怀,已经深深融入了她的内心世界。

张晓丽温柔白皙的身体,在我怀里一阵阵的发烫……那天晚上,我们两人体验到了从未有过的夫妻生活,张晓丽尽情放飞了自己的心情,完全表现出女性截然不同的另一面。

我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像张晓丽这种贤妻良母型的女人,也有这么浪的时候。

不过在夫妻之间,浪一下也没什么,我喜欢张晓丽浪起来的那一刻。

只有在那个时候,女人才是最美,难道不是么?

后来,张晓丽就渐渐接受了某些新潮的东西。

人都是这样,有些事情,试过一次后,慢慢也就适应了。

现在想起往事,我忽然有点心痒痒了,我很想跟张晓丽干那事儿。

我走向卧室,经过浴室时,里面传来‘稀里哗啦’的水声。

我停下脚步,玻璃门是半透明的那种,能依稀看到张晓丽雪白细腻的身体,朦朦胧胧的意境中,一抹黑色的神秘小三角儿。

我摸了摸胸口,感觉有点小激动,只等张晓丽洗完澡出来,我就跟她做一次,好好享受享受。

结婚两年,我和张晓丽的夫妻生活虽然不是那么的频繁,但激情仍在,目前一周两三次,也算可以吧。

主要是我某方面比较强悍,也正因为这个优点,张晓丽对我还算满意,有时候我们夫妻俩吵架,我在床上把张晓丽搞得服服帖帖很满足,她对我也就不是那么的怨念深重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性生活也是家庭和谐的必备法宝。

来到卧室,我拉上窗帘,倚在床头等张晓丽洗完澡出来,心情有点迫不及待。

这时,忽然‘叮咚’一声响,是张晓丽的手机,正丢在床上。

随即屏幕一亮,显示有新的微信信息。

我顺手拿过来,用指纹解锁,想看看是什么。

当然,我不是有意去看张晓丽的微信,这个动作比较随意,也就是一种下意识的行为。

再说了,夫妻之间,看看她的手机也没什么。

可是当我把手指按上去的时候,系统却显示指纹不匹配。

我微微一愣,怎么会不匹配呢?

当时张晓丽设定的指纹解锁,我们两个人的指纹都可以解开,可能是刚才没按好吧。

我没有多想,又重新试了一下,没想到,还是不行。

一时间有点不可理解,难道张晓丽把我的指纹解锁给取消了?

这时,微信又传来‘叮咚’一声响。

虽然我解不了锁,也看不到详细内容,但是微信头像却能看到信息来源。

我看到头像上的名字显示,竟然是王大勇。

我忍不住皱了皱眉头,其实我本身一点都不怀疑张晓丽,我警惕的是王大勇这个人,他那种沾花惹草的性格,由不得人不多想。

一时间,我心里面隐隐生出一种反感,王大勇怎么总是给张晓丽发微信。

虽说我跟王大勇是同事,我们两个家庭的人也都认识,可王大勇有什么事儿不能先找我说么,给我老婆发微信算怎么回事儿?

眼下指纹解锁不匹配,我想了想,就开始输入密码,解锁张晓丽的手机。

试了两次之后,还真的解开了,是张晓丽的生日。

我点开微信,想看看王大勇究竟发来的什么信息。

这个时候,我心里已经隐隐有些预感了,那是一种挺不舒服的感觉,莫名的有些心烦。

因为张晓丽偷偷把我的指纹解锁取消了,因为这是王大勇给张晓丽发来的信息,还有平时张晓丽跟我抱怨的时候,也总是拿王大勇跟我比较……这些情况联系在一起,难道还不足以引起我的警觉么?

就这样,我把张晓丽的微信打开了。

很快,我的心情也一下子沉落到谷底。

两条信息显示在我眼前,格外刺目,就像两把刀子插进了我心里。

“老婆,我到怀西市了,刚找到宾馆住下,嘿嘿……想我了没有?”

“老婆,怎么不回我信息,肯定又去洗澡了吧,这个习惯不错啊,一会儿洗完澡出来,让我看看洗的白不白呀,嘻嘻……我现在都能想象出你洗澡时的样子!”

顿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甚至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了。

王大勇竟然喊张晓丽老婆,竟然还知道她每天下班有洗澡的习惯,竟然还要看张晓丽洗的白不白……这样的聊天信息,太暖昧了,对我来说,更是一种耻辱!

我一下子就怒了,头皮也一个劲儿的发炸。

怎么会这样,张晓丽竟然瞒着我,做了王大勇的老婆……这……这怎么可能?

但事实摆在眼前,我再也按捺不住火气,抄起手机就往地上摔……“喂,你干什么?你是不是疯啦?”

张晓丽刚洗完澡进来,见我抄起她的手机就要往地上摔,连衣裳都来不及穿,冲过来把手机夺了过去。

我早已经怒火中烧,我大声质问张晓丽:“你自己说,王大勇的微信是怎么回事儿?”

张晓丽一愣,脸色顿时阴晴不定,好像有什么秘密被我当场拆穿了。

我一看张晓丽这种表情就知道,有些事情跟我猜想的也差不了多少。

张晓丽显然已经被王大勇给勾搭上了。

我的心在滴血……

第3章 倒打一耙

张晓丽一呆,很快又强迫自己平静下来。

然后张晓丽换了一种口气,走过来对我说:“明伟,你别生气,王大勇的微信,不是那天我们两家一起吃饭的时候,我们互相加的么,这事儿你也知道呀,而且你也加了秦娟的微信不是么,我有王大勇的微信,很正常呀。”

我心中冷笑,没想到张晓丽居然还装的这么平静,好像什么事儿都没有的样子,都这时候了她还想要跟我演戏。

我强自按捺着火气,沉着脸道:“我是知道,当时加微信,是出于一种交际礼貌,两家有个什么事儿,也方便联系一下,可是我没让你当人家老婆呀,你看看王大勇都给你发了些什么?”

我厉声质问,张晓丽听了,显得有些慌乱,连忙点开微信。

看了之后,更是脸色苍白,人也变得紧张起来。

张晓丽连忙把微信给删了。

张晓丽走过来说:“明伟,你听我解释,我跟王大勇真没什么事儿,我们就是平时聊聊天,有些时候可能聊得过分点,可那都是开玩笑,又不是真的,我真没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儿……”

“开玩笑?当人家老婆也算是开玩笑?你还觉得挺好玩儿是吧?你知不知道你已经结婚啦!”

我心中怒火万丈,又要去抢张晓丽手里的手机。

“把手机给我,王大勇这个王八蛋,特么敢勾引我老婆,我特么……”

“杜明伟,你到底要干嘛——”

张晓丽见我情绪激动,眼瞅着就要把事情闹大,顿时也急了。

她两手死死攥住手机,就是不肯松手。

毕竟张晓丽是个良家妇女,也是个要脸面的女人,我要是找王大勇闹起来,她肯定接受不了。

张晓丽一边抓着手机不肯给我,一边又求饶似的连声说:“明伟,求求你,不要再闹了好么,我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我没出轨,我只是跟王大勇聊天而已,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

“我信尼玛!”

我终于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本来我没有跟女人发脾气的习惯,可是面对这样的事实,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而且张晓丽还脑抽似的一味跟我说,只是闹着玩儿,聊聊天而已,好像在她眼里,这种事儿根本就不算什么。

尼玛,精神出轨不算出轨啊,都让人家喊你老婆了,你特么还有理啦。

“你……你骂我……”

我从来没爆粗口骂过张晓丽,情绪激动之下,张晓丽也接受不了了,她本来就脾气有点倔。

“杜明伟,你给我听着,我张晓丽跟了你,没过上什么好日子,天天风里来雨里去,谁家女人跟我一样,还天天上班啊,你不光不安慰我,还骂我,网上聊天,又不是真事儿,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干嘛,我想干死那个王八蛋!!”

我当时被张晓丽一激,情绪更激动了。

尤其想到王大勇平时还得意洋洋的跟我吹嘘,他怎么怎么勾搭上别人的老婆,玩着多么多么的过瘾,这一切更是让我怒火中烧。

鬼知道两人是不是只聊天,王大勇勾搭女人的花样儿,多着呢!

我满心愤怒,冲出去就要找王大勇算账,我知道他家住在哪里。

“杜明伟,你到底有完没完——”

张晓丽死死拉住我,情急之下,更是口不择言。

“不就这点屁事儿嘛,你到底想怎么样,这日子还过不过啦,我又没真的出轨,你闹个什么劲儿,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我跟你过这种一穷二白的日子,我容易嘛我……”

张晓丽说着说着就哭了。

她就这样的脾气,有时候明明她错了,也一味的不肯认错。

好像她没跟我过上有钱的日子,就是天大的委屈。

不管什么事儿,都是我对不起她。

其实这时候我也意识到,张晓丽应该没有真的肉体出轨。

她平时上下班按时回家,晚上也从来都不出去,根本没有出轨的机会。

尤其张晓丽现在连哭带闹一味的委屈,也从侧面上说明,她并没有真正做过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要不然张晓丽也不会这么坦然。

可问题是,精神出轨也让人接受不了啊!

我们家是没钱,是没让张晓丽过上好日子,可我天天拼死拼活的努力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让日子一天天变好吗?

结果张晓丽现在整这么一出,当时那种感觉,我真的感到有点心冷。

正僵持的时候,我家门铃忽然响了,毕竟家丑不可外扬,我和张晓丽都暂时冷静了一下。

然后张晓丽过去开门,一抬头喊了一声:“爸,你怎么来了?”

进来的是老丈人张茂海,还有小舅子张鹏,前几天打电话说过借钱的事儿,现在应该是上门拿钱来了。

张鹏过段日子结婚,这已经是第三次借钱了,估计张鹏自己也觉得有点说不过去,就拉着张父一起来了。

说真的,这些年我和张晓丽没少帮这个不争气的小舅子,也往里面搭了不少钱,就连结婚张晓丽都没什么陪嫁,彩礼什么的都搭张鹏身上了。

张家门里重男轻女,平时那些烂事儿我实在不稀得说。

可即便这样,我也没落下什么好儿,张茂海也是一样的观点,那意思就是,你是我女婿,女儿都嫁给你了,你不帮衬谁帮衬,人家门儿里的女婿甩个十万八万不当回事儿,到你这里两三万就肉疼?

所以面对这一家人,我特么也真是有苦难言。

别人就是不讲理,我能怎么样,总不能因为这事儿离婚吧。

张家父子一进门,张茂海立刻就注意到了张晓丽脸上的泪痕。

张茂海当时就脸色一沉,追问道:“丽丽,怎么回事儿,杜明伟这小子欺负你了?”

我一听心里更膈应,这尼玛什么玩意儿啊,二话不说上来就瞪眼,就你闺女是宝贝,我特么在你眼里就完全是个外人?

张晓丽哑口无言,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张茂海早就怒气冲冲的摆出了老丈人的谱儿。

张茂海转过脸来,阴沉的能挤出水,冲着我就没头没脑的吼道:“杜明伟,你算个什么东西,我闺女自从跟了你,享过一天福么,你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啥事儿都办不了,在家里跟老婆发火倒长能耐了,你特么是个男人么?”

第4章 心死,等于重获新生

张鹏也一晃膀子,跟个虎比似的对我吼道:“杜明伟,你特么就欺负我姐行,怎么,你看我姐好欺负是不是,你特么跟我比划比划试试,我干的你满地找牙!”

张晓丽这时什么也没说,好像见娘家人为她撑腰,一时间更觉得自己委屈了。

张晓丽竟开始‘啪嗒啪嗒’掉眼泪,还口口声声的说,这日子没法过了。

张鹏见状,上来就一把揪住我的脖领子,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有多么的牛笔似的。

“姐,你说怎么办,咱张家门儿里的人,不能让人就这么欺负,我张鹏什么人,还特么反了他啦!”

一时间,我心里的感觉,就像吃了苍蝇一样,不只是彻底死心,更像是一下子就清醒了。

仔细想想,这一家都什么人啊,我这特么过的什么几把日子。

也正因为心里那种彻头彻尾的感觉,让我整个人变得无比冷静,我没有一怒之下就跟张鹏动手。

我转过头道:“张晓丽,你自己说吧,我们为什么吵架,你把自己做过的事情说出来,让他们听听,你做的对不对。”

我现在这样说,不是为了非要执拗什么,其实我知道张晓丽即便说了,张家门儿里也肯定护犊子。

这两年来,我在张家人眼中纯粹就是个外人,顶多给他们拿钱的时候,对我稍微有那么点儿好脸色。

张晓丽听我把这事儿摆出来,就感觉脸上有点挂不住,死也不承认的说:“杜明伟,你到底有完没完,我都跟你解释过了,你还非提这些干什么……”

我截口打断道:“你事儿都做了,还怕说么,我都不嫌丢人,你还有什么可隐瞒的。”

我这时候已经非常的冷静,张晓丽不肯开口,我就把张晓丽精神出轨的事儿跟张家父子说了。

我当时也不是想让他们主持公道,他们也不可能主持公道。

我只是想把事情说出来,看看这两人有什么反应。

张鹏这家伙比较虎比,听了之后不由一愣:“啊?姐,你怎么还……出轨了……”

张茂海却比较精明,连忙制止儿子的愚蠢言行,一看张晓丽当时脸色苍白,明显事情败露的样子,就知道女儿做了让人说不出口的事儿。

张茂海大手一挥,避重就轻的大声道:“杜明伟,你说这些干什么,我女儿什么人我自己知道,你说的那事儿,我根本就不相信,都是没影儿的事儿,杜明伟,你说你这算什么,挣钱没本事,整这些邪门歪道倒上脸了是不,谁家男人跟你一样,我女儿跟了你,日子过得一穷二白,委屈就不说了,你还无缘无故跟她闹别扭,你说你丢不丢人!”

到了这种时候,我知道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

可能张家门儿里都这德行吧,死不认账,倒打一耙,这么胡搅蛮缠,谁能说得清楚?

是啊,张晓丽委屈,我没钱,所以她一委屈就可以跟别的男人玩玩儿,你们也觉得理所当然,谁叫我不是有钱人呢,对不对?

去尼玛拉个比吧,这都什么歪理,我对这家人也算是彻底看透了。

那天晚上,我没跟张家人吵,也没跟这些人置气。

人家明明都拿我当外人,也根本不讲理,我特么还跟这些不相干的人理论个什么劲儿?

所以,也就这样吧。

对于现在的婚姻和家庭,我已经彻底死心了。

张家父子拿了钱,达到目的就走了。

当然,也少不了摆个虚伪的面孔,随便安慰两句。

毕竟张晓丽还要跟我过日子,又没离婚,而张茂海也是个要面子的人,即便女儿跟我离婚,也不能因为这事儿。

这事儿如果传出去,对他们老张家来说也太丢人了。

张茂海只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明伟啊,作为一个长辈,别的话我也就不多说了,总之,你以后好好跟丽丽过日子,努力挣钱,比什么都强,这个社会,没有钱是不行的,贫贱夫妻百事哀,这是我作为一个过来人,对你的忠告。”

我心中冷笑,还有脸自称长辈,这种话还真好意思说啊。

不过,这老家伙的忠告也不是完全没有道理。

现在离婚率越来越高,很大一部分就是让钱给闹得。

男人只要有钱,就可以随便去勾搭别的女人。

而没钱的男人,就算结了婚,老婆也随时都可能成为别人的开胃小菜。

现在人们对婚姻的概念,早就不是那么重要了,女人也不会再像从前那样,从一而终。

张晓丽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

所以我当时也没说别的,跟张茂海随便敷衍了一下,事情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过去了。

至于那笔钱,给他们就给他们吧。

毕竟我一直都不管账,家里的积蓄都在张晓丽手里,就算我不同意,也阻止不了什么,没得给自己惹气生。

可能事情发展到这种地步,有些人会觉得,我这人也太窝囊了。

明明有理还这么憋屈,究竟图什么,为什么当时不抄家伙跟那两个混蛋大干一场?

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当时已经醒悟了。

我的人生,不应该陷在这种毫无意义的婚姻里。

跟张家这种人置气,或者为了张晓丽的事儿去跟王大勇拼命,都不值得我那么做。

如果一怒之下闹出了人命,毁的仅仅是我自己,根本得不到别人半点同情。

而且我的人生,也不应该只围着张家那几个人转,我还有属于自己更广阔的天地。

哀大莫过于心死,我只是对张家的人已经心凉了。

不过,我却暂时没打算跟张晓丽离婚。

毕竟,离婚会影响心情,也会让别人在背后议论纷纷,很多客观因素,往往会把离婚的人拖到焦头烂额,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恢复正常的工作和生活。

我不想那样,至少现在不想。

我的工作才刚刚步入正轨,正是需要大展拳脚的时候。

我不想让那些负面的东西影响了我的前程。

身边有张晓丽这个女人,就暂时先玩儿着,至少她现在挺干净的,难道不是么?

想到这里,我心里也不由一惊,怎么我现在对女人是这样的态度。

对于张晓丽,我竟然有了‘玩儿’这个概念。

这种感觉让我多少有了几分惶恐,但是很快,我的心情又变得坦然起来。

第5章 裙下风光

对于张晓丽这种水性杨花的女人,玩玩儿有什么不对么?

她对我不忠,难道我还要对她一味的专情?

很显然,没有那个必要。

从我心死醒悟的那一刻起,这个女人就跟我没有太大关系了。

可能这时候会有人觉得,我是一个腹黑的人。

是啊,其实腹黑有什么不好,就算我以前不是,以后也必须是。

吃一堑长一智,我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糊里糊涂的过日子了。

当晚,我和张晓丽同床异梦,进入冷战状态。

以前每次吵架,总是我去哄她,现在已经没必要了。

别以为精神出轨就不算什么,女人一旦有了那方面的想法,肉体出轨只是早晚的事儿,差的只是一个机会而已。

所以,女人这种东西,也就那么回事儿吧。

我对现在的婚姻已经死心了,我心里面,甚至已经开始考虑其她的女人。

不过在此之前,我觉得还是应该先报复一下王大勇。

他勾搭我老婆,我当然也可以礼尚往来,送王大勇一顶绿帽子戴。

我想到了王大勇的老婆秦娟。

其实说真的,王大勇的老婆秦娟,本身也是一个挺优秀的女人。

秦娟一米六七左右的大高个,身材苗条,前凸后翘,人长得也漂亮。

尤其一双黑丝美腿,脚踩高跟鞋,长发飘逸,盈盈浅笑的样子,既新潮又时尚,还特别的有气质。

我记得刚认识秦娟那会儿,甚至对她惊为天人。

秦娟在商业局上班,是个临时公务员,平时主要负责工会工作,逢年过节,就组织职工开展文艺活动,丰富职工的业余生活。

总得来说,秦娟是一个有文化、有素质的知识女性,性格也比较开朗。

我承认以前对秦娟产生过某方面的念头,甚至还假想过,她在床上会有怎样的表现。

或许这种想法不应该,不过男人都这样,这几乎是男人与生俱来的一种本能。

那时候,我虽然对秦娟有想法,却没想过真的去对她怎么怎么样,毕竟我是一个有家庭的男人,我也有自己做人的底线。

现在不同了,什么对呀错的,还是该怎样就怎样吧。

只要有机会,我不介意把秦娟搞上床。

而且我觉得这个机会也很容易实现,王大勇这几天出差了了,家里就秦娟一个人,我完全可以用易容膏变成王大勇的模样,顺理成章的把秦娟给睡了。

好吧,可能我现在这种想法,有些无耻了。

但问题是,我当时心里面愤愤难平,难道老实人就该吃亏吗?

去特么的,以后我也要做一个渣男,我再也不做老实人了。

现在这社会,越是不要脸的男人,越是混得风生水起,我生活都到这种地步了,还老实个屁啊!

我决定明天就去王大勇家,把他老婆秦娟给睡了。

而且我觉得自己有这样的念头,并不偏激,还非常的合情合理。

第二天起床,我照例出去晨跑锻炼,这个习惯十年如一日,我的身体状态一直很好。

早餐在外面的小摊儿吃了油条喝豆浆,我没回家,直接去上班了,我懒得面对张晓丽那张冷冰冰的面孔。

上午在单位例行培训,总结上一周的工作收获,以及经验交流等等之类。

我现在工作的单位叫天马针织,主做对外贸易,平时厂里生产的羊毛衫类制品,一般都销往韩美那边的大客户,国内销量偏少。

不过从今年开始,天马针织也开始注重国内业务了,因为政策上对出口退税这方面做了一些调整,天马针织对外贸易的盈利就缩水了不少。

在这种情况下,公司总裁邓莹梅决定拓展国内市场,弥补对外贸易缩水这一空缺。

事实证明这个决策是非常正确的。

邓莹梅高瞻远瞩,新南市最美女强人的称号,当之无愧。

例会进行到中途,随着一阵‘哒哒’的高跟鞋声,李倩推门进来。

李倩是个青春靓丽的姑娘,大学本科毕业,未婚,是邓莹梅的随身助理。

李倩一进门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薄丝美腿,气质脱俗,让我们这帮未来的业务精英,眼睛都舍不得眨一下。

李倩却对我们视而不见,可能自视清高的女人都这样吧。

我们这群屌丝入不了人家的法眼,业务员跟普通工人也差不了多少。

李倩对组长点了点头,转过身来,拿着文件簿,点了几个人的名字,其中就有我。

我们几个人不知道什么情况,跟着李倩出了培训室。

在走廊里,有人试着问起,李倩只高傲的说:“我也不知道,是邓总要见你们,跟我来吧。”

然后李倩头也不回的在前面走,我们跟着她一起上了三楼。

一路上,李倩的高跟鞋很有节奏的响着,我们几个人的目光,也一直没离开过李倩的薄丝美腿。

她的腿真好看,曲线流畅,质感细腻,给人一种青春女性的动感和活力。

我不觉心中赞叹,下意识的放慢脚步。

这时,李倩正走上楼梯的拐角,我一抬头,时机把握的刚刚好。

李倩裙下的无限春光,尽收眼底。

那只是一瞬间闪过的画面,留给我的印象却无比清晰。

两条雪白修长的大腿,裹着细腻光泽的肉色薄丝,在李倩的短裙下,被我看的一清二楚。

视线的尽头,是一条天蓝色的蕾丝花边小三角儿,紧绷着李倩身为少女的神秘,还有微微凹陷的一丝印痕,留给人无尽的遐想空间。

我不觉心中一荡,脚下踩空,差点跌倒,惹得同行几个人一阵嬉笑。

我不理会这些人的无知,我亲眼目睹的一切,他们这辈子都不一定能看到。

摔一跤怕什么,更何况,我只是崴了一下而已,值了。

李倩回头,瞪了我们一眼,估计是觉得我们这些人很没有素质。

不过,李倩并没有多说什么,更不知道刚才已经被我看光了。

李倩一无所觉的带我们上了三楼。

来到邓莹梅的办公室,李倩敲了敲敞开的门。

我们几个年轻的业务员,也谨小慎微的跟着一起走进去。

看到邓莹梅总裁的那一刻,我们几个人的目光,不约而同从李倩身上移开了,齐刷刷落在邓莹梅的身上。

无可否认的说,邓莹梅比李倩更有魅力。

那是一种无法形容的气质,我说不出那种感觉是什么,但如果让我在邓莹梅和李倩之间选一个女人的话,我肯定选邓莹梅无疑。

我觉得这里的每个人,也肯定跟我的想法一样,他们的眼睛也都在隐隐放光。

邓莹梅穿着一套浅紫色的西装套裙,里面是一件小圆领鹅黄色衬衫,当时她正敞着西装的扣子,在中央空调的办公室里对着电话在说些什么。

看见我们进来,邓莹梅一挥捏着签字笔的手,让我们在她办公桌对面的椅子坐下。

她没有看我们,继续打电话,李倩也悄没声息的自己出去了。。

我怀着忐忑的心情,好奇地打量着办公室里的一切。

邓莹梅将一个白领丽人的特征发挥到了极致,从台上一小丛随着空调吹出来的冷风微微颤栗的情人草,到桌上高雅精致的办公用品,再到紫罗兰一般赏心悦目的邓莹梅本人,都让我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

这可能就是上流社会带给人的压迫感吧,邓莹梅绝对是一个很高端的女人。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塔读文学”,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半城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34492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