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频道 > 言情 >

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时久著_叶筝沈寂北小说

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时久著_叶筝沈寂北小说

作者:时久

类型:言情

大小:8MB

时间:2018/09/12 11:25:03

内容概述:《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是由作者“时久”所著。主...

在线阅读 手机APP阅读 19889次点击
+

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为了保护版权,本站提供部分免费阅读。建议大家使用APP客户端阅读小说!

  • APP阅读小说
  • 发现更多精彩小说
  • 小说追更轻而易举
  • 免费章节小说阅读
安卓版下载 苹果版下载

《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是由作者“时久”所著。主要讲述了五年了,从监狱进去到出来已经整整五年了,他为什么还不肯放过我!

你听风听雨却不听我爱你

001:重遇

“不要,求求你,不要在这儿……”

叶筝无数次的在沈寂北的身下承欢,床上,沙发上,卫生间,厨房,车里,以及野山坡上,以往的每次,她都会绯红着脸迎合他。

但是这次,她不断的扭着身子以躲避沈寂北的撞击,哭着喊着不要。

五年了。

她因为在狱中表现良好被提早释放了,却没想到自己刚从监狱里出来,就撞到了沈寂北的枪口上,被他堵在了酒店的洗手间里。

她本来是在打扫酒店大堂的,因为不小心将污水溅到了他女伴的皮鞋上,被他抓进了卫生间。

“出来的还挺早,我以为你要在监狱里再蹲几年。”

沈寂北叉开她的双腿,伸手卡在了她的脖子上,下一秒,叶筝就觉得呼吸困难了。

“哭什么哭,难道觉得这样不爽?!那这样呢?!”沈寂北加大力度撞击了几下,眼尾都染着骇人的戾气,手上的力道又加重了一些,恨道:“我不是告诉过你么,不死在监狱,我会让你死在我的手里的!?”

死。

叶筝咳咳的笑了两声。

她是想过死的,当时鲜血都喷了一脸,只是命大,又被人救回来了。

沈寂北的手劲儿很大,叶筝被迫仰起头,脸上却没有一点惧意,反倒是弯起唇角笑了,“活着……好啊,这个世界这么好……我得活着……好好看……”

“你活着,别人就不能活是吗?因为你要活着,所以你就要害死她?叶筝你……”

“我没有,沈寂北,我没有!我没有杀死阿楠,是你冤枉我,是你冤枉我!!”

她没有。

这三个字五年来叶筝说了成千上万遍,但是任何人都不相信她。

“你没有?呵,叶筝,你蛇蝎心肠,你以为我还会再信你?”

沈寂北压低声音厉喝,叶筝脸上依然是那副无动于衷的笑。

她笑的那么无所谓,以至于沈寂北都恨不得就地掐死她。

垂在身侧的手越握越紧,他看着她脸上的笑,终于忍不住扬起了巴掌。

叶筝只感觉胸口一凉,空气中传来“噼里啪啦”一阵乱响,一排扣子就已经飞的到处都是。

沈寂北一手捏着她的下巴,另一只手从她敞开的领口滑进去。

男人的指腹上有一层薄茧,手指修长薄凉,触及她皮肤的一瞬间,叶筝猛然打了一个寒颤。

他自然感受到了她的颤抖,眼眸微眯,手指在她光滑的皮肤上游走,带着轻佻和羞辱。

“还真是长大了,就连胸前这点东西,和五年前比起来都更有料了。”

男人嘴角带着讽刺的笑,手指很快就滑到了她幽深的沟壑,重重的揉捏,将其变换成任意的形状。

“沈寂北。”叶筝终于抑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不要在这里,求求你了……”她是个从监狱里出来的女人,好不容易在酒店里找一份工作,如果被人撞见了……

叶筝双眼泪汪汪的盯着沈寂北,乞求他能停下手上的动作。

然而他却一把将她的内衣推了上去,露出了那两团浑圆。

“不要——”

叶筝下意识的叫出声,话音还没落,男人的眼神一沉,大手已经直接用力握住了一侧。

“沈寂北……”

声音里终于还是带了一丝哭腔,到底只是24岁的女孩,哪怕在监狱里被摧残打磨了五年,但是面对曾经深爱之人的羞辱,还是会觉得害怕。

她以为五年前沈寂北将她送进监狱的时候她的眼泪就已经掉光了。

她以为这辈子都不会再为这个男人掉眼泪了。

为什么,为什么她已经为莫须有的罪名付出了代价,他还不肯罢休!

“怎么,又要哭?”沈寂北的指腹摩挲着她的皮肤,眼中带着厌恶,“叶筝,你以为我还是五年前那个随便你掉两滴鳄鱼泪就会为你心疼的沈寂北?”

她摇头,“我没有……”

“时至今日,你的眼泪只能让我觉得更恶心!”说罢他忽然抽出了身子,将叶筝从洗手台上丢开。

叶筝重重的摔在地上,外面却忽然传开了钥匙的声音。

是领班!

叶筝瞬赶紧扯上自己的裙子,狼狈不堪。

开门的声音越来越清晰,男人却对这一切置若罔闻,仍然不疾不徐的解她裤子上的纽扣,悠然道:“蹲过监狱的人找工作应该很难吧?你说,如果一会儿外面的人看到这种情况,你还能在这个地方呆下去吗?”

叶筝终于绝望的闭上眼,他的目的就是报复她,羞辱她,以看到她痛苦为乐,自然也不会轻易放手。

“咔哒”一声轻响,储备间的门也被人从外面推开了。

“沈先生,叶筝?这……”

领班一脸错愕的站在门口。

门被打开的一瞬间,叶筝的脑中只有两个字。

完了。

002 :你怎么不干脆死在里面

保洁员这种工作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根本就看不上眼,算不得是什么好工作。

但沈寂北有一句话说对了,有前科的人找工作确实不容易,她19就进了监狱,也没有上过大学,履历上面一片空白,就连这个保洁工作都是好朋友边静托人才介绍给她的,否则她连生计都很困难。

而现在,他只用了一个动作,就有可能让她彻底失业。

叶筝闭紧了双眼,用力攥着自己的拳头,努力让自己显得不那么狼狈。

沈寂北却忽然往左边几步,站到了叶筝的面前。

男人个高腿长,站起来便将身后的叶筝遮挡了个严实,再加上储备间里灯光昏暗,王玲玲还真没看清叶筝凌乱的衣衫。

叶筝见状急忙背过身将衬衣整理好,但是因为扣子都被扯掉了,她只能把外套的领子立起来,勉强遮一遮。

王玲玲歪头还想仔细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沈寂北的眼中蓦然闪过一抹不悦,侧了侧身子直接挡住了她的视线,冷声道:“有事?”

听他语气不善,王玲玲急忙收回视线,堆笑道:“哦,是这样的沈先生,白小姐以为您走错路了,让我来找找您。”

“不用了。”沈寂北脸色漠然,淡淡的说道:“我找洗手间的时候误打误撞走到了这儿,现在已经没事了。”

两人说话间,叶筝已经恭恭敬敬的站在一旁,极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起眼。

然而王玲玲还是注意到了站在旁边的她,上下扫了她一眼,狭小的眼仁透着质疑,“叶筝,你在这儿干什么?还有,你的衬衣是怎么回事?”

“我……”叶筝一时间只觉得有口难辩,只得抬起头恳切的望着沈寂北,希望他能帮她说句话。

只是她忘了,如今的沈寂北不对她落井下石已经很客气了,怎么可能会帮她。

果然,沈寂北闻言转头看了她一眼,随后意味深长的笑了笑,“这我可就不知道了,我刚才误打误撞的走到这里,谁知道这位小姐就开始脱衣服了……”

话语到此为止,沈寂北故意没有继续说下去,给王玲玲留了足够的想象空间。

叶筝没想到他竟然会这样,瞪大的眼中写满了难以置信,“你……”

沈寂北不打算再跟她们继续纠缠下去,慢条斯理的理了理自己的袖口,“剩下的事你们自己解决,我的未婚妻还在等我,我先走了。”

他说完便向外走去,紧接着,身后便传开了王玲玲的咒骂声:“果然是号子里出来的,真不要脸!你就等着卷铺盖滚蛋吧!”

出门的一瞬间,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一眼,正好瞥见了叶筝绝望和悲愤的眼神。

只是这一次,他再也不会为她心疼什么,反而是痛快且满意的笑了。

他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看她痛苦,看她绝望,他才会觉得快乐。

……

白茹月早已在大堂等着他,见他来了,立刻迎上去挽住了他的手臂,嗔怪道:“你去哪里了啊,怎么去了这么久。”

沈寂北走上去顺势揽住她的腰,勾唇淡笑,“去洗手间的时候走错路了,让你久等了,不好意思。”

两人亲密离开,旁边便传来了一个人气急败坏的声音,“对,王总,她居然敢在客户面前脱衣服,您说这事怎么解决?好好,我现在带她过去……”

沈寂北转头看了一眼,一脸怒容的王玲玲挂断电话,回头鄙夷的瞪了一眼身后的叶筝,从鼻腔里哼了一声。

而叶筝从始至终都不发一语,低着头默默的跟在王玲玲后面,只是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她忽然抬头看了他一眼。

那一眼中仿佛包含着无数情绪,失望,怨念,埋怨,怅然若失,总之都不是什么好的情绪。

沈寂北对此毫不在意,反而是倨傲的挑了挑眉,嘴角扬着得意地笑,一脸的“你活该”。

两人很快就从他们眼前离开了,白茹月挽着他的手臂,有些不解的小声道:“那个阿姨怎么了?”

“不知道。”他这才收回视线,双手插在口袋里冷冷的说:“反正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

叶筝换完衣服出来的时候,恰好遇上了保洁部交班的时间,十几个中年女人有说有笑的朝更衣室走去,在看到叶筝的一瞬间都不说话了。

储备间的地方没有安装监控,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和服务部经理解释,再加上王玲玲在旁边煽风点火,她又是有过犯罪前科的人,经理直接就先入为主的定了她的罪。

不到一个小时,她被开除的消息已经在整个服务部门传开了,大家都知道了有个叫叶筝的坐过牢,刚来上班没两天就勾引客户,结果被赶出去了。

003:以前都是你自己主动

同事们都一脸鄙夷的看着她,叶筝垂着眼,抿了抿唇,走到周霞跟前,将手上的工衣递给她,低声道:“周姐,这是借你的工衣,还给你……”

“哦。”周霞低头看了一眼,却并没有要接过来的意思。

叶筝停留在半空中的手顿时显得有些尴尬,最终还是默默收了回来,讪讪道:“那衣服我先拿回去,等洗干净再给你送过来。”

“算了吧,你穿过的还能洗得干净?”周霞哼了一声,脸上是毫不掩饰的嫌弃,白了她一眼,转身便进了更衣室。

叶筝望着手上的衣服,这一刻忽然觉得从未有过的累。沈寂北的出现让她再次好不容易燃气的信心熄灭的一干二净,就连即将重新开始的生活,她都觉得没有一点盼头了。

正当她在颓丧的时候,包里的手机却忽然响了起来,她掏出来一看,老旧的诺基亚直板手机上跳动着两个字。

边静。

用力的做了一个深呼吸,叶筝确定自己情绪稳定之后,这才接起了电话。

刚一按下接听,那边就传来了边静大大咧咧的声音,“阿筝,今天我值班,你晚上准备做什么啊?我想吃你做的肉炒年糕。”

听到好朋友的声音,叶筝再也抑制不住,小声的啜泣起来。

边静向来心思敏感,立刻察觉到了不对劲,急忙问道:“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静静……”叶筝的声音都带了一丝哭腔,“我被开除了……对不起,你费了那么大劲帮我找的工作,就这么没了……”

她的话说完,那边的边静却沉默了,就在叶筝以为她生气了的时候,却又不以为意的笑了,“哎呀,我以为是多大的事呢,原来只是丢工作。好了我知道了,我这边还有点忙,你先回家吧,记得给我做好吃的~”

边静说完便挂了电话,叶筝看着已经黑屏的手机,擦了擦眼泪向外走去。

*

边静今天回家有点晚。

叶筝给她做的年糕炒肉热了三回,一身酒气的边静终于跌跌撞撞的回来了。

见她连路都走不稳了,叶筝急忙迎上去扶她,担心又有些埋怨的说:“怎么这么晚才回来?还喝了这么多酒。”

“哈,阿筝!”边静一看到她便笑起来,伸手勾住她的脖子,敞着嗓门道:“你放心!明天你可以继续去上班!我边静的朋友,是他们想开除就开除的?别怕,有静姐给你撑腰,你放心大胆地去!”

叶筝愣了一下,刚想问她是怎么回事,低头一看,却发现她光滑的大腿上有一抹清晰地手爪印,脖子上还有一个深深地吻痕。

她几乎是在一瞬间明白了,声音颤抖且难以置信,“静静,难道你……”

边静摆了摆手,一脸无所谓,“哎呦,你别担心,我就是陪服务部的秃子喝了点酒,被他揩了点油而已。那货的老婆是个官儿,借他仨胆儿他也不敢乱来,顶多是玩点虚的。”

“可是……”

即便如此,叶筝依然不想让自己最好的朋友靠出卖色相来帮她。

“好啦好啦,这事儿就先这样了,你先在保洁部委屈两天,过几天我再请秃头出来喝个酒,给你调个轻松体面的岗位。”边静嬉皮笑脸的看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阿筝,我今天喝的有点多,现在好困,炒年糕吃不进去了,对不起啊……”

“没关系”三个字还没来得及说出口,边静便已经一头倒在了她的肩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叶筝侧头看了看身旁的朋友,忍了好一会儿,才忍住没有哭出来。

帮边静换了衣服卸了妆,叶筝又给她煮了一碗醒酒汤,看着素颜雅致的边静,她又忍不住想起了两人初识时候的样子。

第一次见到边静的时候,她们都穿着灰蓝色的条纹衣服,长发被剪成了齐耳短发,胸口带着一个小小的胸牌,上面写着名字和号码。

叶筝和边静第一次见面,就是在监狱里。

她的罪名是故意杀人罪。

而边静的罪名是卖淫罪。

叶筝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几个女人会像她和边静这样,从狱友最后变成了相互依存的家人。

边静比她大几岁,也比她早出狱一年多。她出狱后,靠着不错的外貌和口才,再加上做过大堂经理,很快就从酒店的前台混成了经理。

叶筝出狱之后因为没有任何工作经验,再加上19岁就进了监狱,和社会脱节太久,一度找不到工作。最后还是靠着边静在服务部经理面前赔笑卖色才给她找到了一份工作。

只是她没想到这份工作做了没几天,就被沈寂北搞得一团糟,最后又让边静吃了亏。

一想到这儿,叶筝就觉得整颗心几乎都要被内疚填满了。

*

第二天一早,叶筝便早早地去了酒店。

保洁部的人显然没想到她竟然还能回来,短暂的惊讶过后,便有人得知了来龙去脉,冷笑一声讽刺道:“一个是杀人犯,一个是妓女,还真是臭鱼烂虾凑到一块了。”

叶筝很想和她们好好争辩一下,可是这是边静用尊严给她换来的工作,她不能再让她失望了。

王玲玲本来就看她不顺眼,原以为昨天能让她彻底滚蛋,却没想到她竟然又回来了,自然憋了一肚子气,脸上也没什么好脸色,扔给她一块抹布,恶声恶气道:“去把于归厅好好擦干净,从水晶灯到凳子腿,每一个角落都要擦干净,擦不完加班继续擦!”

“于归”厅出于诗经中的“之子于归,宜室宜家”,意思是这个女子过门,一定会让家庭美满。

记忆里沈寂北也对她说过,如果有一天他们结婚,一定要在这个厅,因为能娶到她,一定是三生有幸的。

只是现在……

胡思乱想之间,叶筝才发现自己竟然已经走到了于归厅。

王玲玲把手上的工具往地上一扔,黑着脸命令,“好好收拾,收拾不干净一会儿让经理过来看。”

王玲玲是故意整她,所以才把这几百平米的宴厅交给她一个人收拾。

里面其实已经布置的差不多了,就是有些细节还需要再擦试一下,毕竟像沈家和白家这种的向来注重细节,有一丁点问题都是在他们眼里揉沙子。

即便只是订婚宴,可是规格却是以结婚宴来布置的,而且整个宴会采用了自助餐的形式,不可谓是不高端。

只是叶筝现在没有心情去管他们的订婚宴是什么形式,她只想赶紧做好自己的工作。

宴厅确实是很大,她一个人来来去去收拾了两个多小时才收拾了一点。

叶筝叹了口气,抬手摸了摸额头上细密的汗,转而准备去擦后台的设备,只是在擦试机器的时候也不知道不小心碰到了哪个键,“嘀”的一声响之后,LED屏却忽然打开了,接着上面便出现了一对俊美无双的男女。

是沈寂北和一个女人的订婚照。

女人就是昨天她在大厅不小心撞到的女人。

叫白月茹。

照片上的沈寂北穿着笔挺修身的定制西装,脸上的神色淡然,揽着白茹月的细腰,而白茹月则穿着一条月牙白的一字肩鱼尾裙,一脸娇羞的靠在他怀里。

尽管没有任何的背景修饰,可是光看着这两人的合照,都让人觉得无比相配,赏心悦目。

这是曾经握着她的手,说恨不得立刻将她娶回家的男人,如今却和别的女人的名字写在了一起。

叶筝以为自己早就在这五年当中练得百毒不侵了,可是当她亲眼看见曾经深爱过得男人和别的女人拥抱在一起的时候,原来还是会心疼。

她站在原地看着看着,忽然就鬼使神差的走了上去,隔着一块冰冷的屏幕,抬手抚上了照片上沈寂北的脸。

他还是和从前一样出色俊逸,只是再也不属于她了,就连此刻的“亲密接触”,都是她偷来的。

叶筝有些贪婪和留恋的望着照片上那个男人,直到身后蓦然想起了一个冷厉愠怒的男声——

“你在干什么!”

004: 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沈寂北今天参加的庭审的是一起经济纠纷案,审理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以至于结束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一点了。

延州市中院在东城区,因为过些天还有一个案子要开庭,所以他接受了几家媒体采访之后便打算回律所准备材料,回去的路上却恰好途径希尔顿酒店。

他停下车在路边看着那栋高大奢华的酒店,忽然就涌上了一种想进去看看的冲动。

一直到门童把他的车开走,他都极力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他来这里是为了看订婚宴布置的怎么样,而不是为了看其他任何人。

上电梯的时候恰好接到了白茹月的电话,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于归厅,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在酒店,想看看宴厅布置的怎么样了。”

“你在酒店?”白茹月的声音都拔高了许多,显然有些惊讶。

沈寂北的声音仍然很平淡,“嗯,我来看一看进度,一直让你一个人奔前走后,辛苦你了。”

自她和沈寂北决定订婚之后,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主动为他们的婚约做什么事,一直以来他都显得很冷淡,总是以自己工作忙为由,很少参与婚宴的事情,所以大多都是白茹月一个人在负责。

这一次他竟然自己主动去看婚宴厅,说明他还是很重视他们的婚约的。

想到这儿白茹月只觉得一阵感动涌上心头,就连声音都哽咽起来,“寂北……”

“嗯?”

白茹月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鼓足勇气道:“我爱你。”

“嗯。”沈寂北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双眼始终盯着于归厅的朱红大门,“那先这样,有事回头再说。”

“好……”白茹月刚说了一个字,那边便已经挂断了电话。

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她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失落,但是转念一想,他能为他们的婚约努力就已经很难得了,她也不要求更多。

宴厅的大门是半掩着的,沈寂北轻轻一推就开了,只是他没想到,进了宴厅的第一眼,他便看到了站在舞台上,正抚摸着他照片的叶筝。

她背对着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却能看到她纤细的手指反复不停地在他的脸上摩挲着,那么轻柔而又细致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真的又感觉到了她温柔的手抚摸着他脸颊的感觉。

短暂的复杂之后,他觉得更多的是愤怒和厌恶。

这个女人,在做出了那样丧心病狂的事之后,竟然还恬不知耻的做这样的举动,简直是让人恶心至极!

没有一秒多想,沈寂北大步走上去,低冷而愠怒的开了口——

“你在干什么!”

尽管压低了声音,可是在空旷的宴厅里,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吓人。

叶筝被他吓得浑身一抖,急忙收回自己的手,转过头匆匆看了他一眼,小声嗫喏了一句“沈先生”后便低下了头,战战兢兢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发现盗窃的小偷一样。

她这个样子,让沈寂北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昨天她跪在他面前给他擦鞋的样子,低三下四,奴颜婢膝的让人恶心。

他越想越觉得恼火,下一秒便已经不受控制的直接将她抵在了身后的LED屏幕上,用力扼住了她的下巴。

沈寂北的力气很大,叶筝甚至都觉得他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以至于她双脚都离地了。

男人隐忍的怒容近在眼前,她看着他眼中迸发的怒火,忽然就有些害怕,低低的叫了一声,“沈寂北,你别这样……”

“别叫我名字!”他忽然拔高了声调,愠怒的睇着她,咬牙道:“叶筝,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其实就连沈寂北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说她无耻,只是看到她以一副眷恋的样子抚摸着他的照片时,他忽然就觉得自己出离了愤怒。

曾经那样伤害过,背叛过他,咬牙切齿的说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如今又表现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真的是让他恶心透了。

叶筝有些不可理喻的看着他,“你倒是把话说清楚,我怎么无耻了?”

“呵,有胆做没胆承认?”沈寂北冷嗤一声,讽刺的看着她,“五年前不是很决绝吗?现在又装什么情深义重,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

叶筝抿了抿唇,“我没有装……”

“那你刚刚的动作是什么意思!”男人的嘴角上扬,一脸嘲弄,“别告诉我你现在还对我念念不忘。”

叶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别那么激动,我只是在擦屏幕而已,没有其他想法,如果说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那我向你道歉。”

言外之意,她并没有旧情难忘,只是在进行自己的工作,是他自作多情了。

005: 这次一定办了你

沈寂北今天参加的庭审的是一起经济纠纷案,审理的时间稍微有些长,以至于结束的时候都已经是中午一点了。

延州市中院在东城区,因为过些天还有一个案子要开庭,所以他接受了几家媒体采访之后便打算回律所准备材料,回去的路上却恰好途径希尔顿酒店。

他停下车在路边看着那栋高大奢华的酒店,忽然就涌上了一种想进去看看的冲动。

一直到门童把他的车开走,他都极力的在心里告诉自己,他来这里是为了看订婚宴布置的怎么样,而不是为了看其他任何人。

上电梯的时候恰好接到了白茹月的电话,他看着近在眼前的于归厅,淡淡的说道:“我现在在酒店,想看看宴厅布置的怎么样了。”

“你在酒店?”白茹月的声音都拔高了许多,显然有些惊讶。

沈寂北的声音仍然很平淡,“嗯,我来看一看进度,一直让你一个人奔前走后,辛苦你了。”

自她和沈寂北决定订婚之后,这好像还是他第一次主动为他们的婚约做什么事,一直以来他都显得很冷淡,总是以自己工作忙为由,很少参与婚宴的事情,所以大多都是白茹月一个人在负责。

这一次他竟然自己主动去看婚宴厅,说明他还是很重视他们的婚约的。

想到这儿白茹月只觉得一阵感动涌上心头,就连声音都哽咽起来,“寂北……”

“嗯?”

白茹月抿了抿唇,最终还是鼓足勇气道:“我爱你。”

“嗯。”沈寂北只是轻轻的应了一声,双眼始终盯着于归厅的朱红大门,“那先这样,有事回头再说。”

“好……”白茹月刚说了一个字,那边便已经挂断了电话。

看着黑了屏的手机,她心里多少还是觉得有些失落,但是转念一想,他能为他们的婚约努力就已经很难得了,她也不要求更多。

宴厅的大门是半掩着的,沈寂北轻轻一推就开了,只是他没想到,进了宴厅的第一眼,他便看到了站在舞台上,正抚摸着他照片的叶筝。

她背对着他,看不清她的表情,却能看到她纤细的手指反复不停地在他的脸上摩挲着,那么轻柔而又细致的动作,有那么一瞬间,他甚至真的又感觉到了她温柔的手抚摸着他脸颊的感觉。

短暂的复杂之后,他觉得更多的是愤怒和厌恶。

这个女人,在做出了那样丧心病狂的事之后,竟然还恬不知耻的做这样的举动,简直是让人恶心至极!

没有一秒多想,沈寂北大步走上去,低冷而愠怒的开了口——

“你在干什么!”

尽管压低了声音,可是在空旷的宴厅里,他的声音听上去还是有些吓人。

叶筝被他吓得浑身一抖,急忙收回自己的手,转过头匆匆看了他一眼,小声嗫喏了一句“沈先生”后便低下了头,战战兢兢的样子就像是一个被发现盗窃的小偷一样。

她这个样子,让沈寂北不由自主的又想起了昨天她跪在他面前给他擦鞋的样子,低三下四,奴颜婢膝的让人恶心。

他越想越觉得恼火,下一秒便已经不受控制的直接将她抵在了身后的LED屏幕上,用力扼住了她的下巴。

沈寂北的力气很大,叶筝甚至都觉得他已经把自己整个人都提了起来,以至于她双脚都离地了。

男人隐忍的怒容近在眼前,她看着他眼中迸发的怒火,忽然就有些害怕,低低的叫了一声,“沈寂北,你别这样……”

“别叫我名字!”他忽然拔高了声调,愠怒的睇着她,咬牙道:“叶筝,你怎么能这么无耻?”

其实就连沈寂北自己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说她无耻,只是看到她以一副眷恋的样子抚摸着他的照片时,他忽然就觉得自己出离了愤怒。

曾经那样伤害过,背叛过他,咬牙切齿的说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跟他在一起的女人,如今又表现出一副深情款款的模样,真的是让他恶心透了。

叶筝有些不可理喻的看着他,“你倒是把话说清楚,我怎么无耻了?”

“呵,有胆做没胆承认?”沈寂北冷嗤一声,讽刺的看着她,“五年前不是很决绝吗?现在又装什么情深义重,你以为你这样我就会放过你了?”

叶筝抿了抿唇,“我没有装……”

“那你刚刚的动作是什么意思!”男人的嘴角上扬,一脸嘲弄,“别告诉我你现在还对我念念不忘。”

叶筝抬起头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说:“你别那么激动,我只是在擦屏幕而已,没有其他想法,如果说我做了什么让你误会的事情,那我向你道歉。”

言外之意,她并没有旧情难忘,只是在进行自己的工作,是他自作多情了。

>>>>原文继续阅读<<<<

  本小说连载于“崇文馆”,为保护作者权益,请点击上方链接到原网站继续阅读!

1 1/1
所有评论()

周排行榜

月排行榜

最新入库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8 半城小说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蜀ICP备17034492号-1

本站所有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由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